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47ff4b70b048e75ecb4cce96701d9c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相逢即是有緣,吾便為你講道三千年吧”楊眉笑道。

張掖眉頭一皺,心中升起了濃濃的疑惑。

他從來不相信無緣無故的示好,隻是眼前之人太過強大。若真想對自己不利也反抗不了

張掖隻好靜神寧心,

“混沌無名,混元無道,濛濛渺渺,始曰混元

時空唯一,諸天永存,一念而起,天翻地覆,此為大羅。

一道伴身,永恒不滅,身與道存,神與身存”

隨著楊眉道音傳出,天花亂墜,地湧金蓮,張掖漸漸沉迷了進去。

哪怕是在這空間亂流中,靈氣都彙入這十裡方圓

………

“蓋空間之道,一步天涯,彼方有我,處處皆我,無處不我………”

修道不知歲月流轉,轉眼三千年過去。

這日,楊眉老祖閉口不言,張掖從悟道中慢慢醒來。

“多謝老師”。

聽一回道,叫聲老師合乎情理。

這一次聽道,張掖在太乙的道路上走的更遠了,哪怕三清在太乙境積累也冇有這般深厚。

收穫最大的不是修為的精進,楊眉在張掖識海中留了一顆空間種子,待的張掖日後證道大羅時便可不費吹灰之力的領悟空間法則,不過這是日後之時

眼下能用到的隻有楊眉傳下的三道神通,分彆是咫尺天涯,空間切割,無量天地

逃命趕路,殺敵護道,困人拿人,齊活!

“汝已在此蹉跎已久,這便回洪荒去吧”楊眉淡漠道。

隨後手指一劃,張掖麵前就出現了一個空間裂縫,不等張掖反應過來就被吸了進去。

直到張掖徹底消失在這片空間中楊眉才道:

“異數,不知你能走到什麼地步,希望結下的這份善緣能幫上老道吧”。

說罷不語,這片空間也恢複了死寂的氛圍。

此時,張掖正和眼前的一隻鹿大眼瞪小眼

眼前這隻鹿頭生四角,通體雪白,四肢健壯,眼神靈動的歪著頭看著張掖

張掖自從被某個無良的老怪物扔進了空間裂縫中就失去了意識

再次醒來發現自己正躺在一片廣袤的草原上,渾身青衫破碎,周身沾滿血汙,遠方有一條大河奔騰

而他的頭頂的大白鹿歪著頭看著傻……看著豐神俊朗,劍眉星目,麵如冠玉,玉樹臨風的張掖

一人躺著,一鹿站著,兩兩對視

張掖像是想到了什麼,突然露出驚喜的表情

“通體雪白,頭戴四角,兆水之獸—夫諸”

山海經有言:有獸焉,其狀如白鹿而四角,名曰夫諸,見則其邑大水。

夫諸是一種特殊的神獸,天地間隻有一隻夫諸頭戴四角,有禦水隻能,位列下品先天神魔,

夫諸雖是一個族群,不像其他先天神魔具有唯一性。

但其餘夫諸皆是雙角,隻有先天生靈資質,且不得“兆水之獸”的名號,嚴格來說天地間之能同時出現一隻夫諸

眼前這位雖然看起來隻是真仙後期,但卻是實實在在的水屬性神獸,未來至少是個大羅

夫諸口吐人言問道:“汝是何人?來敖岸何為?”

張掖一下站起來,與夫諸平視,周身散發出一陣青光,

不一會,青光散去,露出了張掖的身形

隻見他一手背於身後,一手端在胸前,一襲青衫輕輕飄揚,麵若冠玉,滿頭黑髮飛舞,一副得道仙人的模樣

夫諸看著眼前之人懵了,心下想道:

“這人剛剛還一副半死不活的樣子,怎得突然間就好了,感知不到氣息,至少也是個太乙”

“貧道乃崑崙山元始天尊座下玄元子是也,因被捲入空間亂流誤入此地”

“夫諸見過前輩”夫諸低下鹿頭道,語氣也顯得恭敬了許多

“倒也不是個缺心眼子的,”張掖心道

“此番是何地界?距崑崙有多遠?”

“此乃敖岸山,地處洪荒南部中端,小獸從未出過敖岸,是以不知曉崑崙在何處”夫諸老實道

張掖點點頭隨後道:

“貧道要回崑崙,不若你與我一同歸去,與我做個腳力如何”

夫諸麵露難色,沉默不語

“貧道出自崑崙,三清首徒,太乙大圓滿修為,上品先天神魔跟腳,汝與我做個腳力不委屈”張掖平靜說道

夫諸連忙四蹄跪地,語氣驚慌道:

“啟稟前輩,非是小獸不願,實在是小獸還有族人在此,若是小獸就此離去,恐這一甘族人被人打殺,搶了這敖岸之山”

“哈哈哈,這有何難,汝且帶我前去,將你那一乾族人儘皆帶上,同去崑崙,日後在崑崙安家便是”

夫諸無奈,隻得帶著張掖步入敖岸深處,

穿過山口,來到一處山穀,四周通天巨木聳入雲霄,百草豐茂,遮住了這方山穀

走到穀口,張掖感覺到一絲陣法波動,心下暗道:

“此地如此隱秘,一般金仙不注意都發現不了這處山穀”

步入穀中,隻見一條大溪自自山穀深處而來,充滿靈氣,赫然是一條靈溪

靈溪兩岸是大片林木,一隻隻白鹿從林中探出頭小心翼翼的窺視著眼前這位跟著它們族長進來的陌生人

夫諸越過張掖,站在樹林前,發出一聲怪異的吼叫

“嗷…!”

隨著這一聲吼,林木中的白鹿陸陸續續的走了出來,集中在溪邊的空地上,

“仙長,吾夫諸一族儘皆在此了”夫諸低頭道

“且看吾神通”張掖笑道

隨後他雙手往前一分,地火水風之氣凝聚,彷彿劃破了空間,再造天地一般,他口中輕嗬

“無量天地”

地火水風漸漸平息,一處方圓萬裡大小,其中光禿禿的,裡麵都是岩石沙土,冇有半點生機的世界呈現在了夫諸麵前

夫諸吃驚的張大了嘴,顯得有些呆萌

造地火水風,再開世界的偉力本是大羅纔有的,張掖雖然是憑藉的無量天地這一神通,但也非常了不起了

要知道,造一方天地,哪怕再小的天地都要海量的法力,還要對法則有所領悟

而神通正是一種可以讓人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工具

這是對法則領悟深的大佬創造出來給後輩領悟法則的工具

張掖看著眼前光禿禿的世界,皺了皺眉

隨即一道造化神雷灌入了這方新生的世界

隻聽得一聲驚雷炸響,隨著造化之力充斥這方天地,天地間忽然出現了一片大湖,草木以驚人的速度生長,

不消一時三刻,這方天地就變得生機勃勃,一片片豐茂的青草搖曳著身姿,誘惑著外界的夫諸

“爾等便呆在這方天地,吾帶爾等回崑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