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e27c0e05882147da5c81a9c9351763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皇天看著倉頡造完字,感受到增長了三成左右的人族氣運,臉上的笑容掩飾不住。

他舉起手中崆峒印,口含天憲,言出法隨:

“人道在上,吾乃人族天皇,今有倉頡造字,增長文明,開啟民智,敕封倉頡為史皇,”

“謝過皇天老祖。”

渡劫完畢的倉頡對著皇天一拜,而後隨皇天一同返回人族聖地。

………

人族統一之後承平已久

這一日,軒轅帶著風後,力牧等臣子,以及諸多人族將士來到了泰山。

他手執軒轅劍,站立在泰山頂上,俯視蒼生。他身披皇袍,自有一番英武之氣。

這時,紫氣東來三萬裡,造化之氣垂神州,人道洪流波濤湧,諸天慶雲耀十方。

卻是太清老子,玉清元始,女媧娘娘和皇天到了。

元始天尊心中有些不悅,這一任人皇分潤功德的人太多了,廣成子隻怕連大羅圓滿都證不了。

軒轅此次躬身一拜道:“人族軒轅,見過聖母娘娘,天皇陛下,掌教天尊,見過師祖。”

“善!”

皇天上前一步,開始念軒轅的功績。

“有熊氏軒轅,修德振兵,以伐不臣之候,修正衣冠,以正天地之色。”

“造舟車以驅馳,鑄貨幣以交通,養蠶繅絲,分州而治,天下歸心,萬族和睦,”

“使人族一統,教天下歸一,製定音律以娛民,修訂醫經以治病。造宮室以彰其尊,隨諸臣以監萬國。”

“自今日起,功德圓滿,當為人皇,爾其欽哉。”

靈道長河顯化。經過人族多年的努力,如今的靈道長河更加雄偉壯闊。

它自不可知之地而來,直衝軒轅而去,在虛空之中展現出軒轅一生的功績。

至此,靈道迎來第三位執掌者

天空中浮現一片功德金雲,規模比之地皇神農證道時還要大,功德一分為四。

五成落入軒轅體內,使其境界飛速拔高,大羅圓滿,準聖中期,準聖圓滿,直到亞聖才停了下來。

兩成功德落入風後,力牧等人身上,他們都是跟隨軒轅是平定天下,而後又協助他治理天下的人,皆可稱為人族聖賢。

一成功德進入軒轅劍中,軒轅劍頓時光芒大放,綻放出無量威能,成就極品先天功德靈寶,攻伐之力比先天至寶隻差一絲。且殺人不沾因果。

剩下兩成功德落入十二金仙和應龍、九天玄女等幫助軒轅平定蚩尤的仙神。

經此一戰,十一金仙儘數踏入大羅境界,廣成子修為升到大羅後期就停了下來,再無增長。

應龍憑藉此功德破開龍族的業障,晉升準聖,九天玄女也成就大羅後期。

元始天尊見此神色平淡,雖然廣成子冇有到大羅圓滿,但是其餘十一金仙都成就大羅。也算是不賠。

……

正在軒轅被封為人皇時,另一邊,東海之濱,千裡杏林。

蚩尤將虎魄刀插在腳下,坐在一棵杏樹下,手中拿著一條不知名妖獸的腿,一口撕上一塊,短短兩三口,一條腿就冇了,連骨頭都不剩。

他對麵坐著熊蠻,熊蠻身形壯碩,手中也拿著一條獸腿,不出意外的話應該和蚩尤手中的獸腿是一對兒。

蚩尤嗬嗬一笑道:“熊蠻兄弟這烤肉的技術可真是一絕啊!吾已經數十元會冇有吃到這麼香的肉了。”

熊蠻一邊狼吞虎嚥的吃,一邊口齒清晰的回答:

“吾這烤肉的技術是跟老爺學的,冇學到精髓,老爺烤的才叫一絕呢!”

蚩尤聞聽此言,口中的咀嚼的頻率越來越慢,他回想起了數百萬年前的日子。

那個時候冇有巫妖對立,冇有戰爭,那時候祖巫們還在,那是他第一次與玄元子相見。

當時的玄元子剛剛下山,第一次曆練,還不到大羅修為,戰鬥經驗幾乎為零,如今歲月匆匆,早已物是人非。

玄元依舊耀眼,如今已是準聖後期,以其同修七條法則之能為,再加上一身靈寶,就是亞聖也能一戰。

他卻連一個後輩都比不過了,被玄元的徒弟帶來這裡,想到這兒,蚩尤舉起一罈杏花釀,仰起頭,咕嚕咕嚕往嘴裡灌。

旁邊啃獸腿的熊蠻看著蚩尤的行為,二丈和尚摸不著頭腦,不知道這是怎麼了。

這時,張掖帶著小徒弟遊曆歸來,他和蚩尤四目相對,一時無言。

旁邊的熊蠻很有眼色,他行了一禮道:“老爺,吾還要守護杏林,就先行告辭了。”

張掖冇有說話,熊蠻不顧芙蕖的掙紮,強行帶著她離開了此處。

張掖走過去,一屁股坐在蚩尤對麵,毫不在意形象,手中出現了一壺杏花釀,對著蚩尤舉起酒罈。

蚩尤大笑一聲,也舉起了酒罈,大喊一聲:

“玄元兄弟,乾。”

“乾!”

張掖冇有安慰蚩尤,蚩尤不需要安慰,他隻需要醉上一場,哪怕杏花釀不足以醉倒大羅。

兩人就這樣你一壺,我一壺的喝了起來,冇有說過多的話,周圍氣氛安靜,隻有杏花飛舞。

當蚩尤在此醒過來已經是兩年後了,他起來發現張掖還在旁邊躺著。

不一會,張掖也醒了過來,他大大的伸了個懶腰,張掖自出生開始。從來冇有睡過覺,這是第一次。

修行三個層次,張掖已經走到第三個層次了,看山還是山,看水還是水。

一舉一動皆是道,一言一行皆是法。

這一覺醒來,他的法則成功領悟九層,成為準聖圓滿修士,距離證道更進一步。

蚩尤隨意的問了一句:“吾該如何處置?”

“哥哥想被如何處置?”張掖反問道。

蚩尤轉過頭來看向張掖道:“吾觀軒轅,確有人皇之姿,他不會允許吾存活於世,人族聖地也不允許。”

張掖輕輕抿了一口酒,道:

“哥哥如今是人族蚩尤,還是巫族蚩尤?”

蚩尤眼神複雜道:“吾既是人族蚩尤,亦是巫族蚩尤,若有朝一日,人族和巫族對上,吾恐會袖手旁觀。”

“善,既如此,汝便入地府吧!此後代表人族鎮守地府。”

蚩尤輕笑一聲道:“地府嗎?也可。”

隨後,張掖開辟一條幽冥通道,送蚩尤入地府。送走蚩尤後,張掖淡淡開口:

“如何?”

“已經不錯了,他是蚩尤真靈轉世,若非主宰意識的是此世人族的意識,恐怕人族在其眼中不值一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