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天死後,刑天回了盤古殿,天庭卻亂作一團。

這時,瑤池站了出來,她大喝一聲:“眾仙勿慌,陛下如今轉世,爾等當各司其職,以待陛下歸來。”

“尊娘娘法旨。”

瑤池雖然這樣說,但是卻恨死了刑天,她準備去告狀了。她一路向著混沌紫霄宮而去。

混沌無序,紫霄宮不在此間,不在彼間,若鴻鈞不同意,冇有人可以找到紫霄宮,終究是有無數元會的情誼。

瑤池遠遠的看著紫霄宮,麵容悲慼,跪伏在紫霄宮外道:

“懇請老爺為吾和師兄做主。”

“唉!”

一聲蒼老的長歎,彷彿跨越時空而來,無視雜亂的混沌之氣落在瑤池耳邊。

“昊天常在紫霄宮,未曾曆經紅塵滄桑,不懂眾生之苦,如何當得天帝?”

“此番借刑天之手,讓其曆一千七百五十劫,一元會之後自當歸位。”

瑤池聽後稍有不滿,但也不敢多說,在此拜了三拜離開。

……

人族南樂部族,這是人族中的一個小部族,族中最強的隻是真仙境界的大祭司。

約百年前,這個部落出生了一個特殊的孩子,那孩子生而齊聖,長有四目。

有地皇神農和軒轅的例子在前,眾人都以為這孩子日後必定是人族大賢。

他也冇有讓眾人失望,其修習新武道,年不過四十就是金身境修士,在這個小部落可謂是第一人。

就在族長要把位置傳給他的時候,他在一次祭祀中發現,許多人不認識先天神紋。

於是,從那兒開始,他每天就思考關於人族自己的文字,修為從此不再提升,眾人為之惋惜。

此後,他枯坐樹下五十多年,不言不語,也不關心任何事情,就在那裡思考文字。時不時用手在地上畫寫著什麼!

這一日,一個老人來到了南樂部族,南樂部族的守衛很快發現了他,一個守衛走過來,恭敬道:

“長者要去何方?”

老人混濁的雙眼看了看這個守衛,道:

“吾聞此地有一大才,年不過五十便是金身,不知是何人啊?”

“老者所言當是倉頡,此人百餘年前出生,確實是一天才,隻是如今在閉關。”

“喏,就在那裡!”

那守衛指著遠處一棵樹下,那樹下有一堆樹葉,比盤坐的人還要高大。

守衛不敢輕視眼前的看著,這老者身上毫無修煉波動,但一個冇有修為的人如何到的此處,守衛感覺他比金身境界的倉頡還要強。

老者向著樹下走了過去,袖子輕輕一拂,樹葉便被掃落,露出了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

倉頡抬起頭來,看著眼前的老者,竟然看不透他的修為,此人隱隱散發出來的武道意誌壓迫感十足,倉頡感覺此人至少是無量。

倉頡站起身來道:“南樂部族倉頡,見過前輩。”

老者輕輕的將倉頡扶了起來。

倉頡很奇怪,南樂部族並不強,族中最強的就是自己了,這樣一個至少是天人的存在是從什麼地方來的?有何目的?

老者和顏悅色的看著倉頡,緩聲問道:“倉頡,汝在乾什麼?”

倉頡聞聽此言,立馬站直了身子,一臉正色道:

“先天神紋深奧難懂,吾人族中人大多凡俗,無法領悟先天神紋,吾欲開創吾人族文字,用以開智。”

老者聽後更開心了,他笑問道:“爾可有何所得?”

倉頡聞聽此言頓時有點沮喪,他搖搖頭道:“並無任何頭緒。”

老者哈哈一笑,對著倉頡道:“汝觀之,眾生皆有其形,汝不妨以其形為準,創造文字,如此簡單易懂。”

倉頡聽後眼前一亮,他大拜道:“多謝長者指點。”

此後倉頡像是入了魔,每天在一方石板上畫些什麼,嘴裡同時唸叨著什麼!

他在樹下整整待了三年,老者也在樹下陪了他三年,終於有一日,倉頡抬起頭來,眼睛亮的彷彿發出光來。

他站起身來,腳下一朵白雲將其托起,飛身上空。

倉頡身穿麻衣,手執石板。

“天道在上,今吾倉頡氏,感於先天神紋之深奧,特開創吾人族文字,用以傳承。”

說完,一片漆黑的雲在其上空凝聚,漆黑如墨,壓得人喘不過氣,一絲絲紫色的電弧在其中閃爍,散發著驚人的氣勢。

自從鯤鵬創造妖文之後,紫霄神雷再現洪荒。

文字乃是窺探大道之用,道不可輕傳,豈能肆意傳播?

倉頡麵對上方威勢駭人的紫霄神雷毫不懼怕,他伸出手指,在石板上寫著。

“天”

“地”

“人”

“道”

四個字寫完,石板上金光大放,綻放出無窮之力,天上的紫霄神雷也降下來,劈在石板上。

隨著倉頡寫的字越來越多,天上竟然出現了一絲五色瑞氣,垂落在天邊,好似霓虹一般。

而四周鬼哭神嚎,天地黯然失色,群獸奔走,形成獸潮,鋪天蓋地的向著人族部落衝擊。

這時,之前和倉頡交談的老者突然怒目圓睜,大喝一聲:“大膽。”

手中出現了一方印璽,通體金黃,九龍纏繞,正是崆峒印,此人的身份不言而喻,正是皇天。

皇天手中崆峒印綻放無量神光,構連人道長河,給所有部落傳達訊息。

此時卻是不用皇天出手,人族發展多年,每一個大部族中都有至少十個太古武道天人,中等部族中至少有五名不朽金仙,小部族中都有至少天仙境界修士坐鎮。

那些獸潮衝擊人族部落,隻是為了給人族戰士增添一頓肉食罷了。

南樂部族的人見到皇天,齊齊跪下拜道:“見過皇天老祖。”

“免禮。”

皇天的目光緊緊的盯著上方渡劫的倉頡,

一道道紫色的神雷不停的劈下,倉頡手中的石板光芒越發璀璨。

本來隻是最普通的石板,卻因為倉頡在其身上刻字變得不普通,此時甚至比肩先天靈寶。

紫霄神雷不停劈下,漸漸的,倉頡支撐不住了,他的頭髮本就發白,此時臉上生出皺紋,這也是天罰。

倉頡舉起手中石板,大喝一聲:

“文字啟迪智慧,成就文明,人道文明,出。”

隨著倉頡的聲音,洪荒所有人族腦海中都出現倉頡造的文字,頓時,所有人族身上出現一絲文明之光,共同向著倉頡彙聚而去。

一點點白色的文明之光冇入倉頡體內,倉頡整個人大放光芒,一身修為節節攀升。

天人,無量,神通,直到神通後期才停了下來,雖然修行的是如今的武道,並無逆而伐仙之能,但是打一個冇有好靈寶的準聖後期輕輕鬆鬆。

麵對修為提升的倉頡,紫霄神雷的威脅瞬間降低了許多,倉頡成功度過了雷劫。

至此,人族有了自己的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