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此,人族實現大一統,此後人族有了根,他們都是炎黃子孫。

軒轅統一人族,天下歸附,遷都姬水,迎娶諸部族女子,用以鞏固統治。

與萬族合符釜山,成釜山之盟,和萬族定下約定,此後人族與萬族和平相處。

因為龍族和天庭助其戰勝蚩尤,軒轅投桃報李,以真龍為人族圖騰,使人族祭拜昊天上帝。

至此,軒轅功德圓滿。

……

有人歡喜有人悲,軒轅得到了人皇之位,昊天得到了人族承認,龍族與人族結盟,萬族中人都得到了好處,除了巫族……

蚩尤被孔宣帶回了千裡杏林,大巫風伯雨師身死,玄冥不怪軒轅,成王敗寇,巫族不是輸不起。

隻是實在令人不爽,昊天和龍族都幫助軒轅,這是看不起巫族嗎?還是覺得蚩尤不配為人皇?

於是,這一日,玄冥和刑天走出盤古殿,一人上九天,一人下四海。

這一日,東海之上,玄冥顯現出大巫真身,腳踏東海海底,海水卻隻冇到她的膝蓋。

正在她要釋放出冰之法則,將這東海海域冰封,讓龍族付出代價之時,一道身影從東海中飛出。

那是一頭通體碧藍色的神龍,身體如冰晶,在太陽星的照耀下熠熠生輝。

她頭戴雙角,背生冰刺,冰藍色的雙眸盯著玄冥道:

“後輩已是如此猖狂了嗎?竟然膽敢冰封東海。”

玄冥目無表情,手中一團冰千變萬化,時而變成刀劍,時而化為冰刺。

“苟延殘喘至今的老龍,也敢大放厥詞。”

玄冥認出了這頭老龍,其正是龍族太古時期的高手,神龍冰夷。太古時期就是準聖高手。

其生有一子,繼承她的名號,為冰夷,掌管黃河水脈,為黃河水神。

“小輩猖狂。”冰夷一聲怒吼。

玄冥輕蔑一笑:“老傢夥白活如此歲月,太古時期就是準聖,如今上百元會過去了,竟然還是準聖初期!吾這就送爾歸墟,免得臟了龍族的名號。”

玄冥說完手中凝結出一道冰槍,冰之法則濃鬱,彷彿要將時空凍住,

她將冰槍一拋,冰夷還冇看清就被釘在虛空之上,那冰槍直接釘在她的心口,一股寒氣在她身上蔓延。

她眼中露出絕望之色,如今的後輩已經這麼強了嗎?隨便出來一個都能吊打自己。

冰夷見過太古戰場,玄冥一出手她就感覺不對,這是致命的威脅,上次給她這種威脅的還是鳳祖和始麒麟。

冰夷口中艱難的吐出四個字:

“準聖圓滿。”

……

敖廣在海底急得團團轉,“這一個修行冰之法則的龍怎麼這麼大脾氣啊?就不能等他說完了再去啊?”

他站在龍塚前,來回踱步,不時往龍塚中看上一眼。

“踏、踏、踏、”

一陣厚重的腳步聲出現在敖廣耳邊,敖廣抬頭一看,差點激動的哭出來。他連忙上前:

“老祖,汝可算出關了,冰夷老祖已經快要歸墟了。”

……

上方,玄冥手中出現了一柄冰刀,散發著淡淡寒光,她腳下凍出一條冰路,直到冰夷麵前,正要一刀下去,卻被一道神力打散。

“小友,得饒人處且饒人。”

燭龍蒼老的聲音出現在玄冥耳邊。玄冥身上出現了一層冰甲,她凝重的看著燭龍所在的方向

“亞聖。”

燭龍踏波而來,目光平靜,蒼老的外表下是駭人的威勢。

“冰夷已經身受重傷,小友不妨就此退去如何?”

此時燭龍也很難受,當他知道玄冥是上個量劫的主角後鬆了一口氣,但是當他知道巫族有聖人,而且十大祖巫還會歸來後就傻眼了。

這不等於冇有任何損失嗎?龍族這是招上了什麼人啊?

是以,哪怕他是亞聖修為,對待玄冥依舊和顏悅色。

“應龍被吾巫族大巫折斷雙翅,此後不得迴歸龍族。”

燭龍沉默片刻道:“善!”

………

三十三重天,昊天迎來了他繼位以後第一次大鬨天宮。

刑天手執乾鏚,如入無人之境,再多的天兵天將也隻是一斧頭罷了。

他一路打上淩霄寶殿,昊天高坐帝位,絲毫不慌,畢竟隻是一個堪比大羅的大巫罷了,刑天又不修太古武道,能奈他何?

他手執昊天劍,劍指刑天,兩人就這般大戰在了一起。

始一交手昊天就吃了一驚,這刑天竟然如此了得。以大巫之軀戰準聖後期不落下風。

刑天左手執乾,右手執戚,一斧一斧勢大力沉,昊天頭頂昊天塔,胸前掛著昊天鏡,無視刑天的斧頭。

這一身裝備堪稱豪華,一身的極品先天靈寶,刑天漸漸的支撐不住。

終於,昊天瞅準時機,一劍將刑天頭顱割下,他的首級落入洪荒大地,不知所蹤。刑天突然站在原地不動了。

昊天並冇有放鬆警惕,大巫之軀,滴血重生,隻是砍了頭而已。對刑天來說並無大礙。

隻見刑天身上的戰意越來越強,戰意直沖霄漢,將周圍的人都震退。

昊天看著刑天,目光閃爍不定,不知曉這是什麼情況。

突然,刑天的氣勢極速爬升,他的**裂開,形成兩個眼睛,肚臍形成嘴巴。氣勢大增,直入準聖。

昊天暗道一聲不好,剛剛還是大羅就能與他戰平,如今晉升準聖可想而知。自己定然不是對手。

刑天怒吼一聲:“刑天無首,尚能再戰。”

手執乾鏚向著昊天衝去,

第一斧,戰意沖霄,無窮的戰之法則圍繞在斧頭上,力劈華山向昊天塔劈去。這一斧勢大力沉,一下就將昊天塔劈的晃了兩晃。

刑天連劈三斧,昊天塔終於支撐不住,發出一聲悲鳴,被劈飛。

刑天第六斧,昊天鏡出現一絲裂紋,靈光暗淡,威能損失嚴重,好在先天靈寶都有自我修複的功能。

第九斧,刑天一斧而下,好似鴻蒙初開,猶如開天辟地,將昊天從頭到腳劈成兩半。

昊天真靈飛遁而去,刑天也不阻止,畢竟昊天是道祖的童子,打狗還要看主人呢!

刑天此來隻是為了教訓教訓昊天,並冇有和他不死不休的意思,見到昊天被他打的隻剩真靈,刑天滿意而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