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回到了陳都,軒轅看著女魃目光複雜,包含著愧疚,自責,欣慰等等情緒。

女魃知道軒轅是什麼意思,她上前一步道:“父親,為了人族,吾甘願去赤水,父親不必自責。”

“唉!獻,汝受委屈了!”

“兒不委屈。”

殿內眾人看著這一父慈女孝場景,很知趣的冇有打擾。

終於,軒轅提起了正事兒,他正色問道:

“吾兒,那雨師乃是大巫巔峰,比肩大羅圓滿,汝可有把握能對付?”

“父親放心,這火煞之氣雖然毀吾容貌,但亦是一樁機緣,吾修行太古武道,如今已是無量境界,足以對付雨師。”

殿內眾人聽後一驚,這女魃年齡百來歲,竟然已是無量境界的高手。

十二金仙隻感覺羞愧難當,自己修行了無數歲月修到狗身上去了,還比不過一個小娃娃。

一旁的夫諸所有所思,洪荒中並不是冇有可以一步大羅的靈藥神丹。

不說彆的,就是千裡杏林玄元殿後院的百草園,那裡就有一株黃中李,食之可直入大羅。

諸如此類的方法不少,老子的金丹也是。但此類靈藥都有一個相同的弊端,那就是此生修為不得寸進。

他看女魃很像這種情況,有心提醒,但自己是個外人,也不好多說什麼。

和女魃商量完後,軒轅站了起來,環視一圈後道:

“此番有勞諸位前來相助,如今吾等萬事俱備,當是決戰之時了。”

殿內所有人聽聞此言,都站起來拱手道:“全憑共主吩咐。”

這一日,旌旗獵獵,風雲激盪,天色昏暗,彷彿在為這一戰鋪墊。

軒轅立身於前,身後跟著眾仙,以夔牛皮所製成的戰鼓敲響,人族戰士組成一座座大陣。萬族中的一些戰士也跟在其後。

軒轅對待萬族素以懷柔,此時卻是用上了,熊羆貔貅貙虎六族戰士尤其多。

對麵的九黎部族,蚩尤頭戴雙角,手執虎魄,立身於萬萬人前,風伯雨師在其左右,八十一天人立身於後。九黎部族戰士煞氣沖霄,也構建出一座座大陣。

軒轅大喝道:“蚩尤,汝與吾之戰當與人族戰士無關。吾等上去打。”

“哼!自當如此。”

兩人都想成為人皇,但是都不想要一個爛攤子,是以要將人族的力量以最大限度的儲存下來。

這一方,軒轅與應龍和女魃帶著眾仙飛身上空,九天玄女帶著人族戰士守在地上。

蚩尤身旁跟著風伯雨師,八十一天人緊隨其後,也隨著飛身上空。

軒轅手執軒轅劍,一劍光寒十九洲,金黃色的劍氣肆意揮灑,在蚩尤身上割出一道道口子。

孔宣則在一旁輔助,五色天刀輪轉,帶著磨滅一切的氣機,彷彿要將蚩尤的巫人之身生生消磨。

他時不時用五色神光給蚩尤來上一下。,蚩尤在兩人的圍攻下顯得相形見絀。

但大巫就是大巫,手中虎魄舉重若輕,一刀一刀輕飄飄的,砍在軒轅劍上卻猶如一方世界壓下來。

縱使軒轅和孔宣兩人之力,一時之間也是拿他不下。

應龍現出本體,五彩羽翼遮天蔽日,龍目威嚴,綻放出金光,翅膀扇動之下,一絲絲風之法則充滿古老的韻味,與如今的天地格格不入。

對麵的風伯不甘示弱,狂風被他踩在腳下,顯化出大巫真身,身軀直衝雲霄,屹立於天地之間。

應龍翅膀扇動,龍吟聲不絕,一雙堪比先天靈寶的龍爪不停揮舞,破開風伯的大巫真身。

風伯不停嘶吼,大巫真身顯得無比駭人,一身煞氣沖霄,一雙拳頭在風之法則的加持下偉力無窮,一拳接著一拳打在應龍身上。

十二金仙雖然打不過八十一天人,但是靈寶多啊。再加上有軒轅諸將協助,更是將八十一天人壓著打。

尤其是夫諸,三十六顆定海神珠猶如三十六方小千世界,每一次砸下都會將蚩尤部族的天人砸的吐血。

隻是夫諸冇有看到,同樣手持乾坤尺鏖戰巫族天人的燃燈,他眼中一片火熱,直勾勾的盯著夫諸的定海神珠,但又很快收斂。眼中閃過一絲忌憚。

女魃身上綻放出極高的熱量,雨師召來的大雨還冇落下就被蒸發,天地間開始瀰漫起水霧。

就在蚩尤要敗的時候,天地間水霧漸漸變多,將所有人的視線擋住,由於帶有水之法則,神識也穿不過去。

當對戰的雙方再一次拉開距離時,竟然都找不到對方的位置了。蚩尤有雨師領路,很快就走出了迷霧。

迷霧之中,夫諸藉助水之法則,將所有人聚集在一起,軒轅問道:

“師兄可能帶吾等出去?”

夫諸麵色凝重的搖搖頭道:“雨師對水之法則領悟程度極深,吾不及也,此番能夠將諸位聚集在一起已是吾之極限了。”

眾人最少都是太乙修為,按理說隻要向著一處地方飛,很快就能飛出去。或者等,等到什麼時候迷霧散去也就好了,隻是那時候黃花菜都涼了。

雨師的水之法則極為特殊,其中蘊含著一絲靈魂法則,這是雨師在地府所得。

是以眾人就算自己感覺向著一處方向飛行,但其實是在繞圈子。

眾人在迷霧中困了許久,直至一日,軒轅欣喜道:“吾知曉出去的法子了。”

眾人聞言都湊了過來,看著軒轅目露希翼。軒轅也不廢話,手中出現了一堆靈材,隨著他的煉製組裝,一輛小車出現在眾人麵前。

小車分屬下品後天靈寶,車下有輪,上有一木人,無論車向著那個方向行駛,車上的木人都指向一個方向。

軒轅道:“吾少時發現一種特殊的靈材,以其成針,可指向南方,是以此寶便稱為司南吧!”

“善!”眾仙應和道。

眾仙跟著指南車出了迷霧,剛一出去就發現眼前是戰場硝煙。

蚩尤帶著九黎部族步步緊逼,結成戰陣向著有熊部族壓去,九天玄女手執戰矛,身後有熊部族和萬族修士結成戰陣,艱難抵禦。

隻能說不愧是天庭戰神。這一手戰陣之法著實強大,以弱抗強竟然能堅持如此長的時間。

軒轅見到有熊部族戰士不停倒下,目眥欲裂,大喝一聲:“蚩尤,受死。”

雙方在此碰撞在一起,上方九黎部族落入下風,下方冇有了蚩尤等人相助的九黎將士,也被九天玄女殺的潰不成軍。

一時之間,形勢逆轉。

終於,應龍雙翅被風伯撕開,風伯大巫之軀被應龍撕裂,又被風之法則攪碎,真靈遁入地府。

女魃身上湧出煞火,將雨師燒成灰燼,真靈遁入地府。蚩尤八十一兄弟儘數被鎮壓。

蚩尤看著眼前的軒轅和孔宣,大笑一聲道:“軒轅,吾不輸於汝。”

軒轅冇有說話,他知道大巫冇有那麼好殺,欲要將其頭顱斬下封印,卻被孔宣阻止。

“共主,不若將蚩尤交由吾處置。”

軒轅眉頭皺了起來,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蚩尤活著,他心裡不安穩。

“蚩尤日後當不存與洪荒大地。”

軒轅沉默片刻道:“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