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53abac01525a5f54f302f4cd35d76e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陳都,依舊是那個大殿,殿內的人比上次更多,隻是氣氛也比上次更加沉悶。

陳都外突然傳來一道聲音:“天庭戰神九天玄女求見人族共主。”

“請!”

九天玄女乘丹鳳禦,身著景雲服,呈九色彩翠之衣,走進大殿。

夫諸第一時間皺眉,心中直有一種厭惡之感,玄女好似感受到了夫諸的惡感,轉過頭來眉頭一蹙。

旁邊的孔宣見二人對視,好似發現了什麼新事物一樣。驚奇的看著九天玄女。

玄女進門先向軒轅行了一禮,此時軒轅雖然不是人皇,但也是人族共主,相當於天庭的天尊之果位。

“昊天上帝有旨,命吾前來助共主一臂之力。”

“善,如此甚好,不知玄女有何可以教吾?”

“小仙不才,添為南方離火之炁化形,長於兵戈戰法,當為共主統率軍隊。”

“那便多謝天帝陛下了。”

對於大羅之下的存在來說,萬事萬物相生相剋,但是對於大羅之上這條規則就行不通了。

大羅都是領悟法則的存在,他們之間比拚的是對各自法則的領悟,火亦可焚江煮海,冰亦可凍結時間。

卻說旁邊坐著的夫諸聽聞玄女自曝跟腳恍然,原是離火之炁化形,難怪天生厭惡。

洪荒中與夫諸天生不對付的存在隻有兩個,一個是離火之炁,一個是禍鬥。

二者皆是天生應火之法則而生,其中離火之炁還好,禍鬥和夫諸一見麵就是生死之戰。

不多時,一聲龍吟長嘯,應龍化作一美婦向著陳都而來。

“龍族應龍,求見人族共主。”

“請。”

這次輪到孔宣生氣了,他眼睛一咪,一絲寒光從眼中綻放出凜冽的殺機。

應龍可是龍族古老的強者了,太古時期不知有多少鳳族修士死在了他手中。

鳳族天生帶有雙翼,速度快,可是這點在應龍麵前毫無作用。應龍將祖龍八式中的鳳落使得爐火純青,一雙利爪不知染了多少鳳族的血。

孔宣當即就要站起來,卻被旁邊的夫諸一把按住,夫諸傳音道:

“師弟,吾等此次為蚩尤而來,切莫多生事端。”

應龍也看到了孔宣,但是她冇有理會,一個小輩而已,不值得放在心上。

應龍上前一步,行了個萬福道:“龍族應龍,奉龍王之命,前來助共主平定叛亂。”

“善,應龍前輩請坐吧!”

應龍年紀比人族還要久遠,軒轅稱呼一聲前輩不丟人。

軒轅坐在首位,環顧一圈後道:“諸位,蚩尤軍凶猛,披甲執銳,攻莫能擋,不知何人可製?”

玄女聞言站起身來:“吾有兩萬天兵,可擋蚩尤軍。”

“此事為吾人族內事,卻是不勞煩天兵出手了。”風後開口道。

軒轅並冇有異議,無論如何,這確實是人族內部之事,就是蚩尤與他交戰,也從不傷害治下百姓。也不曾率領巫兵。

玄女沉默片刻道:“既如此,吾可為共主手下之將,率領人族戰士與蚩尤鏖戰。”

應龍開口道:“吾聞九黎部族有一強援,名曰風伯,乃是上古巫族大巫,善使風之法則,吾便會會他吧!”

“既如此,蚩尤交由吾與孔宣師兄來對付,九黎部族八十一天人就交給老師和諸位師叔了。”

一直不說話的夫諸開口道:“共主,那雨師如何對付?”

所有人都沉默了,夫諸是兆水之獸,按理來說是對付雨師的最好人選,隻是雨師是大巫巔峰。夫諸隻是大羅中期。

境界有差距,靈寶之間差距又不大,是以夫諸不是雨師的對手。

“吾有一女,可戰雨師。”終於,沉默許久的軒轅開口了,隻是聲音沙啞,以非常艱難的語氣說出這句話。

風後立馬想到了什麼,他聲音有點苦澀道:“共主,她還願意回來嗎?”

軒轅聞言再一次沉默。一旁的夫諸忍不住了,他開口問道:“兩位說的是何人?”

風後不言,軒轅不語,大鴻蒼老的聲音傳出:

“共主說的是獻,她自出生之日起,體內就帶有一股火煞之氣,共主以人道氣運和皇道龍炁壓製,是以讓她安然長成。”

“隻是隨著她的漸漸長大成人,共主漸漸壓製不住她體內的火煞之氣。”

“終於,獻體內的火煞之氣衝破了封印,她的麵容瞬間大變,再無清秀雅麗之態,目赤獠牙,所行之處赤地千裡,民不聊生。世人皆稱其為女魃。”

“不得已之下,共主將其驅逐於赤水之北。以天鎖鎖住。免得遺害世人。”

眾人聞言,皆是麵麵相覷,父女倆這種關係,還想讓女魃來幫軒轅?想桃子吃呢!

夫諸站起來道:“共主若是信吾,吾去赤水之北一趟。吾或可用水行之力壓製住女魃的火煞之氣。”

“既如此,那便有勞師兄了。”

軒轅聽道有辦法治住獻的火煞之氣,也是很欣喜,天底下哪有不疼愛自己孩子的父母。

隻是軒轅亦是人族共主,他代表的不隻是自己,還要為人族考慮。現在有兩全之法,自然開心。

夫諸很快來到了赤水之北,本來是一條大江的赤水如今已經乾涸,河床上佈滿裂紋。

夫諸到此之後就感覺到了一股熱氣,心中暗暗咂舌,這火煞之氣果真可怕。

他入赤水,見到了被鎖在地底的女魃。

隻見她一身青衣,身長二三尺,目在頂上,眼赤獠牙,看起來凶惡無比。

可她卻非常安靜,端坐與青石上,自有一番帝女的氣度。夫諸先自報家門:

“吾名夫諸,前來有事相求。”

女魃歪頭看著他,目露疑惑道:“夫諸?兆水之獸?汝來此做甚?吾一個隻會帶來災厄和大旱的人能幫汝什麼?”

“如今軒轅共主正在與九黎部族蚩尤大戰,蚩尤部族有一大能名曰雨師,有操雨行雲之能,共主需汝相助。”

女魃聞聽此言站了起來,鎖在她身上的鎖鏈嘩啦啦的響,她急忙問道:

“父親還好嗎?”

“共主尚且安康。”

女魃行了個萬福道:“實不相瞞,吾體內有火煞之氣,常常失去神誌,是以被父親鎖起來,如今吾卻是不能出去。”

“吾為兆水之獸,可將汝身上的煞氣暫且壓住。”

“既如此,還請上仙放手施為。”女魃聞言大喜。

夫諸祭出三十六顆定海神珠,純淨的水之法則向著女魃壓去,女魃體內的火煞之氣彷彿收到了神農刺激。

頓時變得極為狂暴,將女魃體內攪的天翻地覆,她痛苦的悶哼一聲。

夫諸見狀掏出一瓶三光神水,灑在女魃身上。冇想到三光神水和水之法則配合竟然有奇效。不多時,女魃恢複原來的麵目。

眼前之人身著青衣,容顏昳麗,身段婀娜,娉婷嫋娜,端的是一位風華絕代的人兒。

“吾等快快回去吧!”

“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