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8e991ba5732b042072bb1c29d890a8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陳都,一處大殿內,其中坐滿了人,隻是氣氛沉悶。眾人臉上憂心忡忡。

廣成子站起身來道:“那蚩尤乃是上古大巫轉世,當年便是準聖修為,堪稱第十三祖巫,吾等不是對對手實屬正常。”

“吾這就回崑崙求援,爾等不可主動出擊,待吾歸來在做打算。”

軒轅聞言站起來,拱手道:“有勞老師奔波。”

“善!”

當崑崙眾仙聽說此事,皆是麵露喜色,本來以為這一次的功德和他們沒關係了,冇想到還能分一杯羹。著實是意外之喜。

當天,十二金仙下崑崙。趕赴逐鹿戰場。

當廣成子來到千裡杏林後,卻被熊蠻告知張掖不在,出去遊曆去了。

張掖早就知道廣成子肯定會來請他,但是畢竟與蚩尤有一份交情,卻是將兩個徒弟留了下來,帶著小徒弟瀟灑去了。

就在廣成子準備失望而歸的時候,熊蠻又道:

“老爺雖然不在,但臨走前有吩咐,上仙若來,當領上仙去尋二位小老爺。”

廣成子心中好奇,二位小老爺?應當是夫諸和孔宣。

隻是兩個闡教三代弟子,此時最多也就和自己修為相仿,對戰局幫助不大,廣成子心中有些失望。

這時,兩道身影從杏林中走出,隻見其中一人溫潤如玉,一派謙謙君子,另一人身著鎧甲,手執五色天刀,麵色英武。

兩人出來對著廣成子一拜:道:“弟子夫諸(孔宣),見過師叔。”

“二位師侄請起。”

廣成子虛扶一下,兩人順勢而起。

廣成子暗暗心驚,這夫諸境界比自己稍高,但也還能看出來,如今是大羅中期的高手。

隻是這孔宣就顯得可怕了,一身威勢壓的人膽寒,比之燃燈道人還要可怕。

要知道,燃燈道人在大羅圓滿境界上已經待了數個元會了,可以說是老牌大羅高手。

此人威勢比燃燈還要強,莫不是已經證道準聖?

一時之間,廣成子有些羞愧,夫諸就算了,本來修為就比他高,可是這個孔宣是什麼情況?修煉速度竟然如此快。

不過廣成子立馬高興起來,這是兩位大高手啊!他笑著道:“那就有勞二位師侄隨吾走一趟了。”

孔宣手一抱拳,聲音鏗鏘有力道:“吾師有言,一切聽師叔吩咐。師叔莫要客氣。”

廣成子更加滿意了,口中道了一聲“善!”

一行人來到了陳都,軒轅早就在外等候,將眾人迎入城中,眾人剛一城,就聽見外麵蚩尤叫陣:

“軒轅,爾為地皇欽點人族共主,莫非是個無膽鼠輩嗎?出來與吾一戰,若吾敗兵,九黎部族自當歸附。”

“軒轅,爾若當真不敢戰,那便快快退位讓賢,歸降與吾。”

陳都之內的孔宣聽聞此言倒是來了興趣,上古之時他還稚嫩,未曾與蚩尤打過交道,但是也曾聽張掖說過,這蚩尤與他有半師之誼。

孔宣也是一個傲氣凜然的性子,鳳凰一族本就高傲,孔宣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共主,吾去會會這蚩尤,看他有何能耐?”

軒轅有點擔心:“蚩尤乃是巫人之身,修行太古武道,已是無量巔峰的強者。足以鏖戰準聖。”

“上回吾與老師和力牧等七尊大羅也戰他不下,師兄不若和吾等一同出去?”

旁邊聽著的力牧耳朵都紅了,什麼叫戰他不下啊?那是他們七尊大羅被吊起來打。

孔宣依舊不改其誌,道:“共主不必擔憂,吾若不敵,自有走脫的能耐。”

廣成子也道:“師侄,不若吾等為爾掠陣如何?”

不等孔宣開口,夫諸道:“如此甚好,那便有勞師叔了。”

“善!”

夫諸太瞭解這個師弟了,他開口難免會得罪人。自己索性就應下來。

孔宣化作一道五彩流光直向蚩尤大營而去。

“蚩尤休要猖狂,孔宣來戰爾。”

孔宣舉起五色天刀,五行相生輪轉,凝結出一方世界虛影向著蚩尤壓去。

蚩尤見此不慌反喜,他大吼一聲:“來的好!”

拖著巫兵虎魄,其上煞氣燃燒,黑色的火焰彷彿要擇人而噬,迎著孔宣而去。

一柄是無數先天靈材和大巫精血蘊養而成的巫兵,一柄是太古時期鳳祖為自己親子煉製而成的兵器。

兩柄兵器相交猶入天雷勾地火,綻放出無窮的威勢,讓周圍觀戰的眾仙暗暗心驚。

剛一碰撞孔宣就心中一沉,自己不是對手,蚩尤巫人血脈確實強,有巫族的神軀,也有人族的智慧。

剛一接觸孔宣就拉開了距離,他又不是傻,近戰打不過,那就拉遠了打。

孔宣大喝一聲:“五色神光。”

白青藍赤黃五色神光從他背後升起,在空中劃出一道彩色的弧光。向著蚩尤刷去。

蚩尤從未見過此等法門,一時不察竟被收走了虎魄。自己極力抵擋也冇逃過被收的命運。

開玩笑,孔宣亞聖之時憑藉五色神光連聖人都困的住一瞬,他倆還是同階。

正在軒轅一方的人歡欣鼓舞時,孔宣卻麵色凝重,好像在竭力的壓製著什麼。

突然,一道黑色的刀光閃爍,從五色神光內部射出,五色空間被撕開一道口子,蚩尤從中走出。

“哈哈哈哈,好神通。”

孔宣麵露驚色,但並不畏懼,他越發興奮了,大吼一聲:“好一個大巫蚩尤,再來。”

兩人又一次交戰在了一起,不管孔宣有何神通法門,蚩尤迴應的隻是一刀接著一刀。

軒轅見到孔宣拖住了蚩尤,大喜,他大喊一聲:“蚩尤已被拖住,吾等有聖人高徒相助,勝勢在吾,隨吾殺。”

“殺!”

兩軍交戰時,軒轅就發現自己錯了,九黎部族強大的不止是蚩尤。

一人禦風而行,手中長幡不停的吹出神風,這風不是尋常風,銷肉磨骨,散人魂魄。

又有一人手執雨師幡,天上下起漂泊大雨,那雨也腐蝕肉身,沖刷靈魂。

一時之間,有熊部族大敗,將士士氣全無,軒轅急忙收兵,以減少損失。

軒轅與蚩尤第二戰——敗。

然而,天地間的其他勢力此時眼睛卻亮了起來。

三十三重天淩霄寶殿,昊天看著底下稀稀疏疏的眾臣子,口含天憲道:

“上啟天道,下安萬靈,命九天玄女領天兵,助軒轅平定蚩尤之亂。”

“領法旨。”

等到九天玄女要離開時,昊天又補充了一句:“不可做的太過。”

“臣,明白。”

昊天隻想撈一份功德,可不想和巫族對上,十二祖巫可還冇死透呢!玄冥還在盤古殿呢!

東海龍族之中,敖廣認識到這是一個好機會,神農時期龍族和人族的隔閡說不定趁此機會就解了。

他緩步走進龍塚,來到了一個黃色龍鱗,五彩羽翼,五爪的神龍雕像麵前。躬身一拜道:

“應龍老祖,後輩不孝子孫求見。”

一聲清脆的女聲傳來:“進來吧!”

敖廣將自己的計劃說出,應龍卻道:“如今汝為龍族執掌者,吾信汝。這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