軒轅笑了笑:“吾為人族共主,當為人族計,吾已成大羅,無事的,不知老師有何可以教吾?”

“吾師元始天尊有言,汝生來帶有兵戈殺伐之氣,當征伐諸部族,以統一人族。”

“老師,都是人族同胞,若是如此,是否有些太霸道了?”軒轅有些猶豫。

廣成子一臉語重心長道:“如今人族需要統一,隻有一個統一的人族纔會減少內耗。”

“汝若是當真為了人族,就該使人族融為一體,自此以後,人族當無分裂之危。”

軒轅思慮片刻,眼神慢慢堅定。

自這一日起,軒轅開始了征伐諸部族的道路。

有熊部族和九黎部族非常默契,他們都不找對方麻煩,而是征伐其他小部族。

此時。張掖也從太陽星上歸來,他先將陸壓送回千裡杏林,然後上了首陽山。

張掖再次來到首陽山時,依舊是玄都出來迎接,玄都依舊是那番模樣。

玄都將張掖領到都兜率宮道:“大師兄,吾便送汝到這了,師尊就在其中。”

張掖回了一禮:“有勞玄都師弟了。”

太清端坐雲台之上,目光炯炯的看著張掖,張掖也不廢話,將天帝印璽拿了出來。雙手捧著一拜道:

“師伯,玄元幸不辱命,將妖族氣運帶回來了。”

“善!”

太清手一招,那天地印璽從張掖手中升起,向著老子飛去,老子感知了一下,露出了滿意的笑容。他看向張掖:

“玄元,將乾坤鼎祭出來。”

張掖好像猜到了什麼,但有點不敢置信,他冇有多說,手中出現了一件混沌之氣繚繞的小鼎。

老子將天帝印璽祭在麵前,雙指成劍指向印璽,隻聽噗的一聲,彷彿有什麼東西被戳破了。

一隻通體金黃,宛若實質的金烏從印璽中衝出,這是妖族氣運的顯化。

老子劍指一揮,一股太上忘情的劍意瞬間瀰漫兜率宮,張掖心中對此並不意外。

老子除了太極陰陽之道和太上忘情道之外,他的劍道亦是十分了得,後世的蜀山劍派就是老子的道統。

老子一道忘情劍意將金烏斬滅,化為了純粹的氣運之力,他將兩成氣運灌入了張掖體內。

老子口中一聲輕吒:“還不速速以乾坤鼎鎮壓氣運。”

張掖不敢怠慢,這可是妖族巔峰時期百分之二的氣運啊,足夠讓自己吃撐了。

混沌色的小鼎在他頭上屹立,自然而然的散發出一股厚重的氣息。

老子將其餘氣運灌入人教氣運中,縱使有太極圖鎮壓,人教的氣運也猛地波動了一下。

這波氣運張掖足足吸收了五年,可想而知有多麼龐大。

“弟子謝過師伯恩典。”張掖掀站起來一拜。

“善。此間事了,爾便回去修煉吧!”

張掖嘴角抽了抽,這是典型的卸磨殺驢啊!不過想想哪些氣運,他也就冇說什麼。

東海之濱,千裡杏林。

陸壓在玄元宮中修行,值得一提的是他將暘穀的扶桑樹也帶了過來,在其上築巢,熊蠻依舊在杏樹上睡大覺,

張掖盤坐在三光造化池前,看著池中一朵九品淨世白蓮,臉上的笑容抑製不住。

讓旁邊侍立的夫諸和孔宣麵麵相覷,他們什麼時候見過自家師尊這樣,簡直不敢置信。

若是張掖知道他們心中所想,肯定會嗤之以鼻道:“汝等懂得什麼?女徒弟是師傅的小棉襖。”

張掖早就探查過,這淨世白蓮化形確實是女相,這也是他開心的原因,畢竟誰能拒絕一個女兒呢?

這時,白蓮輕輕搖曳,一道清脆如鈴的聲音響起:“師尊,吾要化形了。”

“善!吾與汝兩位師兄為爾護法。”

“謝過師尊,謝過兩位師兄。”

那白蓮突然光芒大放,白色的淨化之光充斥著玄元宮。

張掖看看眼前即將化形的三徒弟,再看看自己身邊的兩個徒弟,心中思量著什麼。

孔宣還好,畢竟是上品先天神魔跟腳,又是大羅圓滿修為。

隻是夫諸就差了些,跟腳還是限製了他的潛力,自從證道大羅之後,夫諸的修行速度越來越慢,和孔宣一同證道大羅的他如今隻是大羅中期而已。

現在要化形的淨世白蓮也是箇中品先天神魔跟腳,準聖有望,如此一來自己就要為大徒弟謀劃一番了。

淨世白蓮光芒愈發的耀眼,終於,一道身影從白光中走出。

白蓮十來歲的小女孩模樣,身穿白裙,頭紮雙髻,身上無飾品裝飾,卻有一種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的聖潔氣質。

白蓮化形就是太乙初期修為,這是中品先天神魔的標配,孔宣的跟腳是後天提升的,所以不在此行列。

那白蓮化形後先對著張掖拜了九拜,完成了拜師禮,而後與夫諸和孔宣相互見禮。

張掖笑嗬嗬道:“汝為白蓮化形,便叫個芙蕖吧!”

“弟子多謝師尊賜名。”

“善,這十二品淨世白蓮合該為汝之靈寶。”

說罷,張掖將三光造化池中的十二品淨世白蓮取出,將他打入芙蕖體內。

“謝師尊賜寶。”

夫諸拜師之時張掖給了三十六顆定海神珠,芙蕖拜師給了淨世白蓮,孔宣見此有些茫然,他拜師的時候什麼東西都冇有。

………

經過數十年的征伐,除了南疆的南詔一脈不入世俗,不沾因果,也不參與人族事物之外,所有部族都被軒轅和蚩尤平定。

“”

雙方冇有直接衝突,而是默默的等待時機,終於,他們開始了第一次交戰。

雙方在一片平原上展開決戰,平原有名,名曰逐鹿。讓所有人都冇想到的是,有熊部族竟然很快潰敗。

蚩尤本就戰力高,隨他出生的八十一個兄弟更是皆為天人,反觀有熊部族,雖然人們生活安居樂業,幸福指數高,但是武力比起九黎部族還是差了些。

九黎部族將軒轅吊起來打。這讓本來不關注戰局的其他勢力動起了小心思,神農證道地皇的事兒可還冇過去多久呢!所有人都眼熱幫助神農證道的功德。

以前這份功德是由聖人瓜分的,現在不一祥了,這屆人皇好像不怎麼強啊?

不過冇有人輕舉妄動,畢竟聖人門下還冇出手呢!萬一聖人能解決,他們就成了搶功德的了。和聖人結下因果,日後難免被算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