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掖看著眼前的一幕,忍不住開口道:

“星君,吾與陸壓太子有些話要說,星君不妨暫避。”

常羲聞言雙眉豎立,杏目怒睜,看著張掖道:

“吾是小六小姨,是小六在世的唯一親人,有何事吾不能知曉。”

張掖麵無表情,也不說話,手中出現了一把紫氣圍繞的尺子,正是鴻蒙量天尺。

洪荒畢竟是以實力為尊,何況這關乎到自己未來的路,定然不能想讓。

常羲見狀衣袂飄飄,身上法則之力湧動,手中出現了一輪彎月,正是月精輪,她口中輕吒:

“吾倒要看看,汝一介小輩有何能為。”

就在千鈞一髮之際,一張大手蓋在了常羲的肩膀上,陸壓的聲音傳出:

“小姨,吾與玄皇單獨交談一番吧!”

常羲轉過頭看了看陸壓,又回頭看看張掖,而後輕歎一聲:“罷了罷了!”

而後化作流光遁出,從陸壓的表現看,帝俊還真和張掖有什麼約定,自己竟毫不知情!

這許多年來,覬覦陸壓身上妖族遺產的人數不勝數,她在太陰星料理的心懷不軌之徒多了去了,卻不曾想陸壓連此事都冇有告訴她。

常羲走後,大殿之中隻有張掖和陸壓四目相對,張掖祭起時間輪盤遮蔽天機。而後盯著陸壓。

陸壓直接跪了下來。

“玄皇,吾父歸墟之前曾予吾一物,曰若無玄皇到來,此物不可假手於人。”

張掖冷眼看著,毫無所動,帝俊定然是有算計,要麼是賣了妖族,要麼是算計了太清老子。(我其實想直接寫老子,但是搞得像是罵人)

無論是那種情況都是張掖想要罵孃的。

陸壓看著張掖毫無所動心中略顯喪氣,他手一張,一**日出現在他的手中,正是與月精輪齊名的日精輪。

張掖作為洪荒除了鴻鈞之外的第一狗大戶,自然不將一件上品先天靈寶放在眼中。隻是陸壓絕不可能無緣無故拿出這件靈寶。

張掖伸手接過日精輪,一瞬間,他來到了一處特殊的世界之中,這是一方火之世界,他毫不驚慌。

這方世界也就相當於一個小千世界,以張掖隻能輕鬆就能破出去。

世界所有的一切都是由火構成的,無論是山川河流,還是生靈草木,都是火。

其中央站著一個人,彷彿火中帝王,號令萬火,那人一身帝袍,眸藏星辰,臉汝刀削斧砍,一臉英武。

張掖上前一步道:“見過師叔。”

“汝來了。”帝俊笑道

張掖靜靜的看著帝俊,此地隻是他一個念頭,就和時辰的念頭一樣,再過上許多歲月,可能就消逝了。

“此為日精輪,持之可去太陰星開啟吾妖族寶庫。”

聽到這,張掖稍稍驚訝了一下,但還是不為所動。

帝俊又道:“吾將這寶庫贈予爾,隻需爾護好陸珺如何?”

“若是隻護住陸珺,自然可以!”

帝俊搖搖頭道:“吾將妖族大部分氣運灌入陸珺體內,使他與吾妖族氣運相連。”

“又將小部分氣運灌入天帝印璽中,將印璽置於妖族寶庫內。”

張掖聽到此處一驚,看著帝俊的目光發生了變化,這是個狠人啊!

妖族雖然已經冇落,其氣運被人族吞噬一部分,還有大部分留存下來。

帝俊將氣運灌入陸壓體內,一個不好就會將陸壓煉製成氣運載體,成為一隻失了意識的傀儡,這是拿兒子的命賭啊!

“吾與太清道友有約,以吾妖族氣運相贈,汝可去妖族寶庫拿到天帝印璽,交於太清道友。”

“妖族寶庫內其他靈材靈寶儘數贈予小友,以此來換小友保住陸壓如何?”

“師叔這是欺騙了吾大師伯!”張掖臉色略顯陰沉。

“那天帝印璽中有吾妖族巔峰時期一成氣運,足足有人教三成氣運,以吾妖族百萬兒郎性命來換取這一成氣運,是太清道友占便宜了。”

帝俊一臉淡然,對張掖的表情毫不在意。

張掖臉色稍緩,但還是有點不解,

“敢問師叔,太陰星君常羲為準聖中期,北冥鯤鵬師叔準聖圓滿,十萬大山白澤師叔準聖後期,師叔為何不將陸珺托付給他們?”

帝俊啞然,他突然笑了一聲道:

“整個洪荒,還有比小友背景更硬的嗎?”

張掖訕訕一笑,又反過來問道:“師叔怎麼肯定吾不會拿了東西不辦事呢?”

帝俊將目光與張掖的雙眸對上,臉上表情似笑非笑道:

“就算吾不將妖族寶庫給小友,吾猜想小友亦會保住珺兒。”

張掖心中一驚,麵上不露聲色。

帝俊繼續道:“小友力保巫妖兩族是另有謀劃吧?”

“巫妖兩族必定對小友有用處,而且必須是全盛時期的巫妖兩族才行。”

“珺兒身負妖族氣運,是妖族未來重新歸來的關鍵,小友若是想要一個全盛的妖族,定然要保住珺兒安全。”

張掖麵無表情,心中一歎,還是瞞不過這些老狐狸啊!

帝俊能看出來,那麼伏羲,帝江,燭九陰肯定都看出來了,雖說他早就知道終有一天他們會知道的,但是冇想到這一天來的這麼快。

張掖開口道:“吾不能收他為徒,但可帶他回千裡杏林,護他安康。”

“善!”

隨後,張掖便退出了這方世界,他看著依舊跪在地上的陸壓,開口道:

“吾已明白帝俊師叔的意思,日後汝便在吾千裡杏林修行吧!”

陸壓也不意外,恭恭敬敬一拜:“謝玄皇。”

張掖出去的時候遇到了常羲,這次不用張掖說話,陸壓直接上前一拜:

“小姨,吾父有命,命吾與玄皇一同去千裡杏林修行。”

常羲也不阻攔,語氣平淡道:“既如此,汝便離去吧,這廣寒宮中所有爾何物也一併帶走吧!”

陸壓苦笑一聲,又拜了三拜,而後隨著張掖離開。

張掖帶著陸壓一同來到了太陽星,陸壓是太陰太陽孕育而成,太陰太陽星都可以是他的母星,甚至由於是金烏神體,對太陽星更加親近。

他讓陸壓去扶桑樹上,自己隨著日精輪的牽引去了妖族寶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