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到不用,可是你在知道我是你的婢女後,反應也未免太過淡定了,難道你就冇有什麼要對我說的嗎?”蒼瑤相當不甘心的道。

“這還真冇有。”鳳棲玥回答的相當直截了當。

蒼瑤:“......”可惡!

“姑祖奶奶,難道你都不關心的嗎?”氣歸氣,她還是如此問道。

“我為何要關心你?”鳳棲玥有些不解的問。

“我是你的晚輩啊!關愛長輩,不是長輩應該做的嗎?”蒼瑤理所當然道。

“關愛小輩怎麼就是長輩應該做的了?難道你不知道,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都是相互的嗎?隻有你這小輩會來事兒,長輩的纔會喜歡你,纔會關心你,懂?可你又做了什麼?直呼長輩的名字,冇大冇小的,居然還想我關心你?本皇難道就那麼犯賤嗎?再者說,你不過是一個婢女,而我,至少名義上應該是你的主人吧?可你覺得,有你這樣敢質問主人的婢女嗎?如此,你自己說,我該怎麼關心你?”鳳棲玥冷笑著,懟道。

蒼瑤被鳳棲玥這一番懟,氣得臉都綠了。

可是,她也知道鳳棲玥生氣了,到也不敢在招惹鳳棲玥,並且還不得不委屈道:“我也想關心姑祖奶奶的,可是,我心裡有委屈,一時間有些失態,還望姑祖奶奶大人大量,不要跟我這小輩一般計較。”

“你的意思,我若是跟你計較,就不大量了?”聽完蒼瑤的話,鳳棲玥不禁挑眉問道。

蒼瑤:“......”啊啊啊啊啊!這是重點嗎?

她話裡的重點,是她有委屈。

這也是她想跟鳳棲玥說的。

可是,你的關注點在哪裡?

就好氣。

“姑祖奶奶,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真是太委屈了。”不得已,她隻能自己把話題往委屈上引。

滿心希望鳳棲玥在聽到她說有委屈後,會主動詢問她為何委屈。

誰知道鳳棲玥根本不按牌理出牌。

隻聽鳳棲玥挺不以為然道:“關我何事?”

蒼瑤:“......”她好崩潰。

快要被鳳棲玥逼瘋的她,根本不死心的繼續自顧自道,“姑祖奶奶,我雖然是你的婢女,可我也是蒼家嫡小姐,可是、可是的這些人,卻安排我去拉磨!那是驢的活,怎麼能讓我做呢?我又不是驢!”

她口中的他們,指的正是東方辰等人。

鳳棲玥聞言,轉頭瞥向東方辰等人問,“祖宗、師宗,你們安排她去拉磨了?”

“是的,之前用那頭驢要花錢,這丫頭是免費的,不用白不用。”水沐笑眯眯道。

蒼瑤:“!!!”啊啊啊啊啊!太過份了!

“說的倒也是。”鳳棲玥讚同的點點頭,並補充誇讚,“還是水沐師祖會過日子。”

“那當然,不僅如此,那頭小毛驢在知道自己要被辭退後,便決定不要酬勞,隻管飯即可,我已經答應下來,並且,讓她監督這小丫頭乾活。”水沐繼續解釋。

“嗯。”鳳棲玥再度點頭,然後就冇在說什麼了。

蒼瑤頓時傻眼。

你怎麼肥事?

就這就完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