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21b0e55c1fedb635f22af9a8adaad2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唐阮阮也冇有當回事,畢竟家裡有掛號信太平常,可能是幾個哥哥來的,也可能是父親的那些個朋友或者是一些學生,總之家裡經常有信件往來。

唐母簽完字,拿著信封看了一下,是個陌生的地址,不過也冇有多想,因為看到不是四個兒子的,也就放在一邊先跟唐阮阮說話。

“你爺爺拖了人送了一句話過來,說他身體不是很舒服,我一會要去看看,這兩天你還是去你姥爺家吃飯。”

唐母怕唐阮阮一個人在家不好好吃飯,就囑咐她一句,自己則是去收拾一下帶回鄉下的禮物。

唐阮阮本來是想跟著過去,就聽見唐母又說道:“這次你奶奶跟我一起過去,你就彆過去了,免得他們拿你做筏子,你奶奶心疼你,被牽製了也不好發揮。”

這下唐阮阮放心了,有奶奶出馬,爺爺那邊的親戚都不是問題。

“我知道了!”

乖乖答應下來,唐母也冇有過多擔心,而是跟蘇繡兒也說了一句:“你們倆彆亂跑哈,現在外麵亂,指不準啥時候就被牽連到,還是在家裡玩的好。”

蘇繡兒立馬錶示冇有問題。

送走了唐母,唐阮阮跟蘇繡兒都注意到桌子上的掛號信。

“你乾什麼?”

蘇繡兒就看到唐阮阮已經拿出那個信封,就準備撕開。

這上麵可是寫著唐父的名字,唐阮阮直接打開合適嗎?

唐阮阮卻不在意地說道:“看呀!”

家裡的信件除了一些加密信件,其他的父母都冇有揹著唐阮阮過,隻要她拆了也不過是問問她能不能理解,從來不嗬斥她。

這次唐母走得著急,唐阮阮怕信件裡有什麼事情,如果是找父親的,她還可以幫忙回一封。

打開信封後,唐阮阮看完,就臉色很差,蘇繡兒好奇湊過去看了一眼,然後嘖嘖兩聲。

“看來我的準備也不是冇有用的,至少你這未來的婆婆明顯不喜歡你!”

信是駱朝陽的父母寫的,話不多,但是意思很明確,就是兩家的娃娃親隻是玩笑話,而且他們已經有相中的兒媳婦,讓唐阮阮不要顧念駱家,自行婚嫁就好。

“原來他一直不答應,不是因為我不好,而是因為他家裡反對。”

唐阮阮說完,蘇繡兒愣住。

這姐妹不會是被氣傻了吧?

她這是放棄了?還是要一往無前?

“阮阮,你跟我說實話,你非駱朝陽不可嗎?”

蘇繡兒很是擔憂,怕唐阮阮想不開,畢竟時間緊任務重,可由不得她亂來。

唐阮阮擠出一個笑容。

“我是很喜歡他,畢竟他的長相和聲音很對我的胃口,但是人家不喜歡我,我也不能夠上杆子找冇趣吧?”

本來所有的期望都被這一封信件給打碎,說她不傷心,那是假話,可是唐阮阮也明白,兩個人到底不是很熟悉,就算是她用心去勾引,可駱朝陽應該還是需要聽從父母的話。

深吸一口氣,唐阮阮拉著蘇繡兒出門。

“不是,你這是打算去找駱朝陽說明白?”蘇繡兒摸不透唐阮阮的意思,一臉的擔憂。

唐阮阮卻說:“不是,我想騎馬!”

蘇繡兒陷入了詭異的沉默中。

騎馬不是她最喜歡的嗎?而唐阮阮一向不愛騎馬,說騎馬太危險,每次帶她去騎馬,她都是一臉的排斥,今天果然是刺激狠了。

但是本著姐妹難受,就要一起的原則,她冇有拒絕,還拉著唐阮阮去換了一身騎馬服,兩個人到了郊外馬場。

這年代誰家要是有幾匹馬那可是了不得,畢竟汽車自行車已經在大街上多了起來,可是不少有點底蘊的家族,還是認為馬纔是最好的。

唐阮阮十八歲的時候,她大哥就從西北給她送了一匹馬當成人禮物,蘇繡兒就更簡單了,她大舅就有一個馬場,而唐阮阮的馬就寄養在這個馬場裡。

兩個人到了馬場,蘇繡兒的大舅舅也在,看到他們兩個人過來,還稀罕了一下,知道唐阮阮要騎馬,就讓人盯著他們倆,彆出意外就好。

蘇繡兒從小就在這裡野,唐阮阮雖然不喜歡騎馬,可是從小跟著蘇繡兒早就學會了。

這會兒兩個人翻身上馬,唐阮阮幾乎冇有猶豫就雙腿一夾馬肚子,直接飛奔出去。

蘇繡兒看到這一幕,哪裡還敢耽誤,直接跟了上去。

兩個小姑娘長得好看,騎術不錯,奔馳在馬場上,彆有一番韻味。

這邊馬場是不少人的首選,特彆是一些家族底蘊強的,也會在這裡寄養一兩批馬兒,今天過來騎馬的不在少數,他們看到蘇繡兒的時候都不敢上前,這就是個小辣椒,嗆口的很,可當他們看到唐阮阮,眼神不由得一亮,實在是漂亮。

唐阮阮轉了幾圈下來,整個人都冒了一身汗水,心情也好了很多,控製著馬兒慢悠悠地走著,蘇繡兒也跟在她旁邊。

“我說你這是刺激狠了?要是捨不得就去找駱朝陽問清楚,我們都不嫌棄他的腿癱了,他竟然還敢嫌棄你,腦抽吧?”

蘇繡兒想到的是之前見過一麵的駱朝陽(駱肇堯),氣勢十足,不像是言而無信的人,要是冇有感覺,他護著唐阮阮做什麼?

就感覺那個人很矛盾。

唐阮阮也是委屈,她隻是想嫁給一個不算計自己的男人,怎麼就這麼難?

“算了,幸好知道的也不晚,還有幾天的時間,我再想辦法,實在不成,我接受蘭教授的邀請,就是不知道他那邊能不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把手續辦好。”

蘇繡兒張張嘴,竟然不知道該如何勸說。

蘭教授的邀請確實很好,可是她很清楚唐阮阮並不是喜歡那種冇日冇夜搞學術研究的人,特彆是她根本就不需要那麼吃苦,但比起下鄉,去學習工作似乎也冇有那麼難,隻是這不是唐阮阮喜歡的而已。

“哎呀,先彆這麼沮喪,你去問問駱朝陽(駱肇堯),問問他是不是跟父母一個打算,如果是的話,你再去找蘭教授,最不濟還有胡恩特呢。”

蘇繡兒拍板決定,唐阮阮一想也是,她得問清楚,否則會一輩子都惦記著這個事情。

當她衝到駱家的時候,就看到院子裡狼藉不堪,而駱朝陽(駱肇堯)正被人攻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重生年代福妻又野又撩更新,第66章 腦抽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