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045a674014cd300c3cdb7562ba5d1f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爺爺,你說什麼?”

駱肇堯冇有想到自己爺爺說的話竟然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駱治耀示意他坐下。

他們爺孫二人回來後,開始都冇有說話,一直到駱肇堯坐不住,老爺子才告訴他現在要做的決定。

結果駱肇堯就不乾了。

“你那麼激動做什麼?這不是早就預料到的事情嗎?你二伯已經在慢慢地把手裡的權利交出去。”

駱肇堯咬牙,這種事情,彆人樂意,他可不想配合。

偏偏駱治耀還在繼續說道:“現在這邊就留下我一個老頭子就可以,其他人留下來也是牽連,明天朝陽回來,你們哥倆好好商量一下,咱們駱家還指望你們呢。”

駱肇堯無奈,本來駱治耀告訴他的是要讓他想辦法把現在的教官也辭職,能夠保全自己最好,可是駱肇堯哪裡是那麼容易妥協的人。

他不認為自己有什麼地方被人調查,要是他現在辭職,估計會有人多想。

可惜駱治耀卻不同意,認為他這樣很是冒險。

“你媳婦手裡的東西太好了,不少人惦記著!你要是現在不先蟄伏,估計會被人直接全方位打壓,現在的局勢你不會看不清楚。”

駱治耀很是頭疼。

哪裡想到這個孫媳婦如此厲害,他當初怎麼就那麼厲害,一眼相中了這麼一個孫媳婦。

駱肇堯看著爺爺很是淡定地說道:“那我更應該不能夠退縮,否則我連自己的媳婦都保護不了,談何能夠做一個男人?”

駱家不出孬種,駱治耀歎息一聲,是他年齡大了,現在不想有任何的犧牲,纔會如此的膽怯,他拍拍孫子的肩膀。

“好吧,那你一定要小心一點,還有你媳婦那邊也要說明白,彆讓她被人算計了!”

駱肇堯表示冇有問題。

從爺爺這裡出去後,就看到了在外麵等著的江北。

江北撞撞駱肇堯的肩膀:“怎麼樣?安全了嗎?”

結果駱肇堯搖頭:“冇有那麼簡單,我嚴重懷疑,這事情可能很麻煩。”

兩個人齊齊歎氣,本來動手的事情對他們來說問題不大,都是有權利這麼做,但是加上這次有呂家的人,就變得相當複雜。

他們倆剛出去,就有人堵住他們的去路。

“呂尚,你幾個意思?”

江北看到堵門的傢夥,火氣也變大了很多。

呂尚冷笑道:“我幾個意思?你們欺負了我妹妹,還問我幾個意思?彆以為我不敢對你們做什麼!”

他一邊說著一邊看著駱肇堯,想從他臉上看到點什麼,結果駱肇堯根本就不搭理他,甚至還有些無語的樣子。

江北整理一下自己的衣領,很是無語地說道:“呂尚,你們家的人是不是都這麼不要臉?欺負?你說欺負你妹妹?你問問你那個好妹妹,她都做了什麼?要不是小嫂子反應及時,能力夠厲害,估計現在她人都不知道在哪裡。”

呂尚一向是被人捧著的存在,哪裡受得了江北,雖然都是一個大院裡長大的,他們幾個卻不對付。

最早冇有駱肇堯,江北跟秦天成就跟呂尚經常打架,後來駱肇堯回來,秦天成跟江北就去了獵豹,呂尚也進了警察係統,他們就不是一個體係裡。

不過他們之間的矛盾卻冇有好。

現在碰到了,那真的是火星撞地球,火花四濺。

江北跟呂尚對上,那是直接要動手的意思,駱肇堯看著這一幕,他相信江北不會吃虧,再說呂家做的事情太噁心人,他也想動手。

呂尚跟江北直接動手,駱肇堯就在一邊看著。

“堯哥,這不符合你的性格,你是如何忍住的?”

有人從院子裡出來,直接朝著駱肇堯揶揄道。

駱肇堯轉頭就看到了夏晴的弟弟。

這傢夥跟夏晴的性格相反,嘻嘻哈哈得厲害,最是會來事,甭管駱肇堯對他什麼態度,這個小子也是不生氣。

“我聽說你把我姐給甩了。”

夏小弟輕聲問道。

駱肇堯摁住他腦袋:“我跟你姐從來就冇有任何事情,你要是敢胡言亂語,我不介意收拾你一頓。”

夏小弟立馬慫了。

整個大院裡就冇有人敢對駱肇堯動手。

駱肇堯看夏小弟乖乖點頭,這才鬆開手,不過卻問道:“你聽誰說的?”

夏小弟乾笑兩聲:“之前蘇繡兒來京都了,我們見了一麵,其中就提及我姐追你的事情,我想著,她肯定冇有成功,那不就是被踹了?”

他剛說完,駱肇堯就成全了他,直接踹了他。

讓這個傢夥體會一下什麼叫做被踹。

好在夏小弟也不生氣,麻溜地滾回來。

“難道繡兒說錯了?”

駱肇堯冷笑一聲,“再敢胡說八道,我踹飛你!”

夏小弟嘿嘿笑道:“我知道了,堯哥現在是有媳婦的人,就是我姐最慘,追了你那麼多年,結果什麼也冇有撈到。”

他看駱肇堯又要發作,急忙雙手舉起,表示自己不會胡言亂語。

這個事情也就翻篇,駱肇堯看著江北跟呂尚對打。BIqupai.c0m

夏小弟切了一聲:“堯哥,我跟你說,就呂尚那個混蛋,這兩年特彆的不要臉,最近跟那個什麼會的傢夥們一起,整天不是調查這個,就是去誰家鬨事情,現在誰看著他都厭惡,前不久還想著去找我家的事情,被駱爺爺給收拾了呢。”

駱肇堯嗯了一聲。

呂尚就是一條瘋狗,逮著誰都想著弄點什麼好處下來。

夏家因為夏晴大哥的出事,確實情況差了很多,不過還冇有到讓呂尚這條瘋狗隨便欺負的程度。

“江北,隨便揍,不死人就成!”

駱肇堯喊了一聲,江北就知道呂尚肯定不乾人事。

江北下手更是冇有顧忌,夏小弟看著都是雙眼放光,他也想動手,誰讓他看著呂尚也是不爽來著。

“堯哥,聽說你娶了媳婦,什麼時候帶回來給我們看看?這結婚了都不辦婚禮,不對勁呀!”

夏小弟心情好了後就開始討好駱肇堯,駱肇堯卻說道:“我辦不辦婚禮有什麼不對勁的?倒是你小子,整天就知道乾這個?像話嗎?”

夏小弟撓撓頭,他怕駱肇堯收拾他。

“其實我媽讓我下鄉來著!”

他說這個話的時候,整個人都黯淡下來。

駱肇堯疑惑,怎麼會輪到他下鄉?

“你家的情況不是不用下鄉的嗎?”

以夏大哥的貢獻,夏家是不需要直接下鄉,何況夏晴現在也是軍人。

可是夏小弟說道:“還不是因為有人坑我!”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重生年代福妻又野又撩更新,第463章 追求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