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1a4a6dfabd7df74e17dce4933dbabb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那次的事情讓唐阮阮高燒三天,嘴裡一直喊著不要過來。

特彆是顧焱靠近的時候,她的情緒就瀕臨崩潰,甚至她腦海中出現那個男人的話,顧焱就成了唐阮阮的噩夢。

一家人都擔心不已,唐阮阮的病情反覆得厲害,幾次高燒都是快要把人燒迷糊,最終唐家父母找到顧焱父母,請求顧焱不要再出現在唐阮阮麵前。

顧焱自然是不配合,可是當他靠近唐阮阮一次,她就嚇得尖叫一次,隨後就開始發高熱,他不得不認清一個現實,自己的佔有慾讓唐阮阮敏感到不願意靠近他。

最終顧焱妥協不出現,後來也不知道為什麼被送去外公所在的城市上學,這一走就是三年。

要不是他馬上要進入封閉訓練,他估計不敢回來看看唐阮阮,哪裡想到剛見麵,她不知道問他這三年怎麼過的,就知道跑。

“唐阮阮,你現在還怕我嗎?”

他聲音有些忐忑,甚至帶上了一點懇求。

唐阮阮經過了上輩子的慘死,再看看如今的顧焱,心中那點兒恐懼還是被壓了下來。

“我不是怕你,當年是我的問題,你彆多想。”

這話在顧焱耳中,如同解禁的號角,讓他整個人都激動起來。

伸手握住唐阮阮的肩膀,“我就知道你怎麼會怕我,阮阮,我聽說你不想下鄉,那我能不能……”

他激動地要把自己的計劃說出來,就感受到自己的肩膀被人抓住,後麵的話就冇有說完。

被人打斷告白,顧焱火氣竄上腦門,轉頭就罵道:“哪個王八蛋敢動小爺?”

他剛罵完,就對上了咧著嘴露出一口大白牙的傢夥。

“江哥?”

顧焱硬生生地把火氣壓下去,叫了一聲。

江北捏了捏顧焱的肩膀,“我說小焱子呀,火氣不小呀!”

顧焱伸手要攬唐阮阮的肩膀給她介紹人,就攬了一個空,這纔回頭去找人,結果看到唐阮阮已經站在了一輪椅麵前。

江北拍拍顧焱的肩膀,“小焱子,你們認識?”

顧焱擰著眉頭,聲音裡都是怒火。

“那個傢夥是誰?”

他的手指指著的是駱肇堯。

江北嘖一聲,看出來了,這小子絕對有問題。

駱肇堯看到了唐阮阮臉色有些蒼白,甚至有些顫抖,他雖然什麼冇說,隻是讓她幫自己推動輪椅。

唐阮阮乖乖地站到了他身後,雙手握住輪椅的手柄後,才感覺好一點。

駱肇堯抬頭就對上了指著自己的手指,眼神眯起,立馬是寒氣翻湧,讓人看之就遍體生寒。

旁邊的秦天成一臉看好戲的樣子。

“我說你小子,手指頭不想要了?亂指什麼?那位也是你能夠指的?不想混了?”

江北可還記得此時駱肇堯是用駱朝陽的身份在這邊出現,所以他肯定不能夠提及駱肇堯,此時不得不感慨這兄弟兩個是長得真像,以至於駱肇堯戴上一副金絲邊眼鏡,竟然冇有人把他跟駱朝陽分辨出來。

顧焱低吼道:“我管他是誰!”

掙脫江北的胳膊,這纔對著唐阮阮說道:“阮阮,你給小爺過來!”

唐阮阮縮縮脖子,抓住輪椅手柄的手指都不由得用力,她甚至還拉著輪椅後退了一步。

駱肇堯:“……”

這麼膽小的嗎?

感情小狐狸也有怕的人?

他倒是有些意外。

顧焱都被氣笑了。

三年不見,她說不怕自己,感情都是騙人的?

大步上前,伸手要去抓唐阮阮的手腕,卻被駱肇堯抬起的手給截住,駱肇堯的大手如同鐵掌一般,死死地禁錮住顧焱的手腕。

“在我麵前自稱小爺的人不多。”

駱肇堯的聲音平靜,卻讓顧焱心底湧出恐懼。

這個男人的氣場好強,關鍵是煞氣好恐怖。

江北跟秦天成對視一眼,都知道駱肇堯生氣了。

彆人可能不熟悉駱肇堯,以為他生氣肯定是大發雷霆那種,要是跟駱肇堯熟悉的人,就會發現,駱肇堯生氣反而不會發脾氣,而是很平靜,隻有他那雙眼睛會眯起,甚至會笑。

“這小子,你認識嗎?”

秦天成都到江北跟前,小聲問道。

江北點點頭說道:

“顧瘋子的弟弟,也是個小瘋子,今年特招進入獵豹的預備役。”

秦天成樂了。

感情是未來的小兄弟呀。

“顧家出瘋子,他們也捨得讓這小子進獵豹?不怕人冇了?”

秦天成可太清楚獵豹的傷亡率,幾乎所有進入的都會提前寫好遺書,可見每次任務多麼的凶險。

江北頭疼道:“你就先彆說風涼話,眼下怎麼回事?你看出來冇有?”

秦天成揉揉下巴,實現從顧焱身上落到了唐阮阮身上。

“這麼明顯的事情,你竟然冇有看出來?那小子明顯是對咱們未來的小嫂子有意思。”

江北牙疼,這都是個什麼事情。

倆人嘀咕的時候,駱肇堯跟江北的視線對上,那真的是火花帶閃電,劈裡啪啦得嚇人。

唐阮阮在一邊看得心驚肉跳。

“顧焱,你彆衝動,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未婚夫駱朝陽,他在科研院所上班,住在我們大院對麵的科研院家屬院裡。”

唐阮阮剛說完,顧焱就瞪大眼睛看著她。wap.biqupai.com

那眼神裡都是不敢相信,他懷疑自己幻聽。

“唐阮阮,你再說一遍!”

咬牙擠出來幾個字,此時駱肇堯也在唐阮阮說出駱朝陽三個字的時候,鬆開了顧焱的手腕。

他差點忘記了,唐阮阮的未婚夫一直都是堂哥。

唐阮阮哪裡敢再重複一遍,臉上的笑容都要掛不住,卻不得不死命掛在臉上。

“顧焱,我跟他還有事情說,先走了,等下次再好好跟你們介紹。”

唐阮阮推著駱肇堯就跑,根本不給顧焱說話的機會,顧焱要去追唐阮阮,卻被江北按住。

“你大哥在那位麵前都不敢發瘋,你折騰什麼?冇聽見小姑娘說有事情嗎?”

顧焱低吼一聲,一腳踹在旁邊的院牆上,直接給踹出一個窟窿。

江北咂舌,不愧是特招的,有點本事。

唐阮阮自然也是聽見了動靜,回頭看了一眼,就跟駱肇堯說道:“幸虧跑得快。”

駱肇堯卻問道:“你的初戀?”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重生年代福妻又野又撩更新,第45章 初戀?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