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a195dc4132236dd1b2a59cf2cc2412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趙升不好盯著,視線再次往上,正對上一雙如水清澈的眸子。

說實話,他剛剛心緒萌動,更有些遐想。

但與這雙明眸相對,他那些小心思瞬間煙消雲散。

因為他看見這清澈明眸深處流淌著凜冽劍氣,看似古井無波,背後卻含蘊著令人膽寒的力量。

趙升立即站起身來,舉手至額,躬身深深一揖,十分感激道:“救命之恩,冇齒難忘。晚輩趙升,敢問前輩高姓大名!”

趙升其實是有些唐突了,不過對麵之人並不在意,淡然應道:“紫陽越清寒。”

趙升尋遍記憶,也冇發現紫陽宗金丹真人裡有越清寒的名字。

紫陽宗什麼時候多了一位金丹女修?

將這名字在心中唸了兩遍,趙升正想著後麵該如何說話。

女修卻先一步問道:“外麵的藥田是你開辟的?”

趙升聞言一怔,轉念一想,心裡頓時暗道不好。

他趕忙抬起頭來,但因居高臨下,他突然看到了越清寒白皙脖頸和勾人鎖骨,玉色的肌膚透過輕薄的細紗,映出眩目的光。

真是令人著迷啊!

但趙升馬上移開視線,不敢唐突佳人。

不得不說,前後幾世為人,趙升也從冇有見過像越清寒這般超凡脫俗的美人。

說她美貌無雙倒也算不上,但女修的氣質卻是他三生僅見,猶如謫落凡塵的仙子。

趙升強行掐滅念頭,恭敬的點頭道:“越真人,那塊藥田確實是晚輩開辟的。”

越清寒聽後,直接說道:“很好,那顆碧血寶樹,我要了。你有什麼要求?儘管提。”

“果然是這樣。”趙升心想。

可冇等他迴應,便覺得身體一輕,隨即一股不可抗拒的大力裹挾而來。

眼前景物瞬間變得模糊,還有輕微暈眩。

等到趙升雙腳重新站定,卻發現他已經到了藥田邊上。

他剛回過神來,但看清眼前景物後,頓時嚇了他一跳。

隻見原本的坡地赫然崩塌了大半,完好無損的隻剩下藥田以及靠近山壁一小塊地方。

除此之外,趙升還看見那條高階雲蛟奄奄一息的浮在懸崖外的雲霧裡,身體上遍佈深可見骨的傷口,傷口裡有凜冽劍意迸射,阻礙著雲蛟的自愈。

但這頭雲蛟卻不敢逃走,因為此時它脖頸上套上一枚濺射著耀眼雷光的鎖龍環。

很明顯,它被越清寒收服了。

趙升僅瞧了一眼,便不敢再多看,他很怕這頭雲蛟遷怒到自己身上。

他的小身板,可萬萬承受不起雲蛟的怒火。

趙升扭過頭去,卻又被美景所吸引。

在他眼前,越清寒裙帶飄飄,雲霧繚繞,背對無儘霧海,遍體彩暈、肌膚生光,恍若天人。

這一瞬,趙升忽然生出一種明悟,自己怕是一輩子也忘不掉眼前這一幕。

他垂下眼皮,掩飾住內心悸動,轉而道:“真人,若是喜歡,儘管拿去。區區外物,哪及得上救命大恩。”

這時,越清寒臉上忽然閃過一絲笑意,但轉瞬間恢複清冷之色。

她搖了搖頭,雲髻上斜插的玉珠也在晃動:“我向來不欠人因果。”

越清寒是心劍流劍修,其心境已達劍心通明之境。

上古曾有高僧留下四句箴言“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台;時時勤拂拭,莫使有塵埃。”

這道箴言雖不對口,但也道出了些許真意。

對心劍流的劍修而言,因果便是“塵埃”。

隻有劍不染塵,方能斬斷萬古。

斬因果斬俗緣!

這六個字用在越清寒等心劍流劍修身上,卻是再恰當不過的了。

趙升當然不知道越清寒的心性,他以為對方隻是謙遜之詞。

但在看到越清寒那雙澄淨明眸後,趙升沉默了。

他低頭思索了一會兒。

再次抬起頭來,他仍然搖了搖頭,十分誠懇的說道:“我這人很貪心。想要的東西太多了,但一時又不知道真正想要什麼。真人若不喜欠人因果,那就隨便賞下幾樣寶物。隻要真人覺得兩不相欠便好。”

越清寒聽完,明眸終於有了一絲波動。

她神情微動,第一次正視眼前之人,道:“你很坦誠!這種心性非常適合當一名劍修,以後不若轉修劍道。”

呃,

趙升聽完,愣住了。

“這是想收他為徒的意思嗎?”

但在看清對方神情後,趙升立刻掐滅了這個念頭。

很明顯,這位金丹劍修並無收徒之意。

僅僅是她心性如劍,通明澄淨,想到什麼就說什麼而已。

想了想,趙升搖頭道:“晚輩也喜劍,但冇打算做一名劍修。”

“可惜了!”

越清寒說完,解下裙邊玉劍掛墜,交到趙升手裡,同時說道:“我身上冇有適合的寶物。這枚玉劍算是一件信物。你以後想到真正要什麼了,便可拿著它到紫陽宗尋我。”

趙升接過玉劍,躬身拜謝道:“多謝真人賜下信物。晚輩記下了。”

越清寒很快將碧血寶樹連土帶樹一塊挖走。

做完這些,她輕聲說:“你的這片靈地很罕見,小心不要暴露出去。

另外,這天柱山已成是非之地。很快就有更多各派金丹趕來這裡。說不得還要亂上一陣。你且跟我出去吧。”

趙升聞言猶豫了一下,咬了咬牙道:“真人好意,晚輩心領了。但晚輩尚有未儘事宜,並不打算現在出去。”

寒潮一來,天柱難登。

若是現在出去了,最少也要半年才能重新進山。

而且在進來時也許不會像這次這樣順利。

趙升不想多冒生命之險,就賭天柱山廣袤無垠,冇人能發現這裡。

他賭贏的機會很大,因為坡地真的極其隱蔽,否則不會幾百年都冇人找到這裡。

“既然如此,你好自為之吧。”

越清寒說完,準備離開。

不過臨去前,她忽然拋出一物,同時說道:“既然你也喜劍,以後不妨多揣摩揣摩此物。”

趙升接過飛來的物件,看清是一枚明珠。明珠內部有一道持劍人影閃現,表麵透出絲絲劍意精神。

在趙升觀察玉珠的時候,越清寒飄然飛至雲蛟頭顱,玉手按住龍角。

嗷!

隨著一聲響徹雲霄的巨吼,雲蛟身下陡然生出大片雲霧。

雲霧升騰而起,蛟龍與女修嫋嫋升至高空,

倏忽一閃,便消失於無邊霧海裡。

“這纔是真正的修仙者!”

趙升深切覺得,隻有像越清寒這樣禦劍乘龍、飄然如仙的人物,纔是他應該追求的目標。

像是魏無我,陳子川之流,不過是蠅營狗苟之徒,平白汙了修仙者的名頭!

卻不知何世,才能到這般境界。

趙升仰天長籲,不禁感歎飛昇之路艱難漫長

沉默半晌,他忽地長歎一聲,歎聲未絕,又是哈哈大笑。

笑聲裡,那位執劍降龍,超凡脫俗的女修,轉化為一道飛昇路上的信標,留待他去越過。

隻是不知到那時,佳人可在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