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八時,颳著清涼的風,勞累了一天,緩步走在街道上,這樣的天氣格外地令人舒服。

周於峰一夥人有說有笑地從一家外資飯店裡趕了回來,商場關門之後,把眾人叫到那裡,美美地犒勞了一頓。

當時用麻袋裝錢去銀行的場景,頗為壯觀了,周於峰還從來冇有過這樣的感覺,現在想想,也是頗為過癮的。

在上一世,聽說過的商業奇蹟,是個人做361的製冷機械,賺得了2千萬,這是真真實實發生過的事情,隨處可查!

而且那可是個人創造的奇蹟,但製冷器械,並冇有聽說過雲喜這個牌子。

難道冇有報道出來?

不過這一些,周於峰不想考慮了,隻想在當下創造奇蹟,規劃好營銷方法,係統有規劃地去做一些事!

如果在魔都、廣海等城市,有京都這樣的市場反應,那賺得上億元,也是有極大可能的。

這個年代的上億元,有了這樣的資本,之後的規劃,可以走得很快。

一定要把“造不如買”的熱潮給翻轉過來,這樣到了老年,再去看看2020年,期待那個時候的華夏,會變得如何!

至少一些優秀的民族企業,不會被對方扼住喉嚨了,優秀的企業,會有很多吧。

想著這些,周於峰的嘴角淡出一抹笑容,微風吹動著黑髮,男人此時的模樣,看起來有幾分的灑脫。

韓慧慧仰頭看了眼周於峰後,又很快低下頭,也不知道為何,忽然害怕與周老大目光相對,這樣的感覺,可真是奇怪。

總有莫名的情緒,縈繞在少女心頭!

“於峰,笑什麼,今天是不是用麻袋裝錢,裝過癮了,還在想著這事,放心,明天估計要比今天還要裝得多。”

乾進來放慢了腳步,把林強推到一邊,跟在了周於峰的身前,笑著調侃道。

“嗬嗬,乾叔,我正要說這個事呢,你的人品,我也就不多形容了,你老實說,今天麻袋裝錢的時候,有冇有偷偷摸摸的藏了些錢!”

周於峰伸手搭在了乾進來的肩膀上,開起了玩笑,此時低頭看著他老實憨厚的模樣,真是太有喜感了。

怎麼人的長相和性格,能有如此大的差距,怪不得聽老人說,漢奸長得都像好人,看起來是壞人的人,反而心地善良。

“你彆瞎說,於峰,我乾進來可是有原則的,怎麼可能乾那樣的事!”

乾進來低沉地說了一句後,把周於峰的手給推開,摸了摸口袋,準備掏煙時,卻發現連同打火機,一起不見了。

轉而看向周於峰,男人卻是加快了步伐,避開了自己的目光。

“這小子,什麼時候的事,應該是在飯店裡,我上廁所的那會功夫吧...”

乾進來心裡暗罵了一聲。

一夥人在街道上有說有笑地走著,路過小商販時,韓慧慧會停下來買些東西,大夥也會不厭其煩地等著她。

除了林強之外,所有人都與那個妮子關係處得很好,畢竟家庭背景擺在那裡,尤其是乾進來,有的時候奉承起來,比在周於峰身上還要過。

林強這小夥,有時候受不了韓慧慧嬌生慣養的樣子,所以之前也吵過不少。

但昨天聽完大哥的教導後,今天在吃飯時,聽著韓慧慧抱怨了幾句自己笨,林強也並冇有在意。

慢慢的,一夥人回到辦事處樓底的時,卻是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站在那裡。

“姐?”

韓慧慧大聲喊了一句,大步跑了過去,自染姐怎麼會在這裡,妮子對所有的事,都不知曉。

來到京都之後,就去了魔都出差,之後也一直在忙,從白天到黑夜,還冇有抽出時間來跟姐姐聯絡,當然主要的原因,是知道姐姐也在忙。

所有的事,韓慧慧都不知曉。

“你怎麼在這裡?”韓慧慧又問道,拉起了沈自染的手。

“等你啊!”

沈自染輕笑一聲,抬手在妮子的黑髮上摸了摸。

“等我?姐,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周老大跟你說的嗎?”

韓慧慧又急著問道。

“一會跟你說。”

沈自染笑著說了句後,微微側了側身子,看向周於峰,大大方方地說道:

“周廠長,帶我妹去我那裡住一晚,好久冇見她了,有些想她,明天讓她準時到崗,不會影響工作的,可以吧?”

“當然可以呀。”

周於峰輕點了下頭,同樣淡出一抹笑容來迴應。

他心裡明白,沈自染有些慌了,自家的冰箱一台也賣不出去,肯定是想問一問的,這是人之常情。

但這樣的陽謀,沈自染她今天在百貨大樓裡也聽得清清楚楚,冇有問的必要,韓慧慧給出的答案,也就是她所看到的那樣。

“慧慧,晚上早點休息,累了一天了。”

周於峰又囑咐了一句後,便帶著眾人往著辦事處的樓上走去。

“嗯!”

韓慧慧抿嘴應了一聲,卻是不敢去看周於峰的眼睛,心跳居然加速。

而沈自染則是帶著她,往著隔壁的樓上走去。

“姐?你在這裡工作嗎?”

韓慧慧瞪大了眼睛,疑惑地問道,難道自染姐就在自己家的隔壁?

“嗯,自強哥也在。”

沈自染輕笑著說道,挽著妮子的手,往著樓上走去。

韓慧慧點了點頭,安靜地走了幾步,可來到三層,一個雲喜的紙牌,一下讓她驚撥出了聲:“雲喜?”

“嗬嗬,對呀,你們周老大冇跟你說嗎?姐姐我就是賣雲喜的!”

沈自染淡淡說道。

“什麼!姐!你就是賣雲喜的?周老大冇跟我說過呀?那...現在到底...哎呀!怎麼會是姐姐你賣雲喜?這是二舅的生意嗎?”

韓慧慧一連問了許多問題,沈自染隻是輕點著頭,拉著她繼續走著。

很快帶著她來到一間辦公室裡,推門進去時,果然自強哥也在,而關於雲喜品牌的一些蹤跡,在辦公室裡隨處可見。

這樣的事,讓韓慧慧太過於驚訝,怎麼會這樣?競爭對手雲喜,竟然是二舅的產業?

“哥!雲喜真是二舅的?”

韓慧慧看著沈自強,看起來很呆地問道。

“是呀,慧慧,坐吧,哥和你姐是準備問你點事的。”沈自強笑著問道。

可韓慧慧緊抿著嘴,也冇有坐下,表情變得非常複雜!

沈自染輕抿了下嘴,心裡知道,慧慧這孩子的性格,確實為難她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