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周於峰的辦公室裡,李興思顧不得抿一口茶水,言語激動地說著,不時地會使勁咽一口吐沫,令旁人也看得為他難受。

“李哥,不急,先喝口水,之前找你幫忙,變更用地性質的事,還冇好好謝謝你,一直都太忙了,正巧這會有時間,咱哥倆好好嘮嘮。”

周於峰端起茶杯,遞給了李興思,至於兩人去年會議上的矛盾,無所謂的事,他們這個位麵的人,自是理解對方的身不由己。

“都是陳年爛穀子的舊事,你提這作甚,再說都是正規繳費,我隻不過是跑跑腿而已,於峰,你太客氣了,咱們哥倆之間不講這麼清楚。”

李興思接過茶杯後,還是放在茶幾上,並冇有抿一口,言語間拉近兩人關係時,奉承地笑了起來。

“於峰,過來主要是跟你談談合作,這可是有關彩電佈局的大項目。”

李興思又是聲音嘹亮地說道,有意烘托“合作”的重要性。

“嗬嗬嗬嗬”

周於峰淡淡一笑,自是知道李興思要說哪項合作,但李興思都做到這份上了,稍有遲疑後,輕點了下頭,表示願意聽,但這冷淡的態度,也是有意的。

“於峰,聽說魔都服裝廠的產值效率很高,跟浙海市總廠的產值差不了多少,提供了整個沿海城市的供貨需求,證明以這種代加工廠的合作方式,是成功的嘛,大大降低企業的生產成本。”

李興思條理清晰地說起,直起身子,湊得周於峰很近,忽略了他冷淡的態度。

周於峰輕點了下頭,認同了李興思的觀點,收購魔都服裝廠的這一步,為運動服飾的產值,提供了最大的便利,滿足了因女排奪冠颳起的運動風潮。

“所以嘛,於峰,咱們完完全全可以複製這個模式,與魔都倒閉的電視機廠合作,增加彩電的產值,甚至是黑白電視機的佈局,從而展開低端市場。”

李興思拋磚引玉,這最後的目的,是想讓周於峰,儘可能地吃下魔都所有倒閉的電視機廠,如魔都服裝廠一樣,不裁員,實現同工同酬。

但對於花朵集團來說,高階彩電的產值足夠,目前彩電的供需比,不需要增產。

而如果培養低端品牌,走平民化的路線,不可能用花朵彩電這個品牌,不然會拉低品牌的檔次,最好的方式,就是入股一家低端市場的品牌,各自發展,如車企的收購是相類似的。

但總不能去收購你一家倒閉的廠子,然後慢慢培養品牌,何況現在熊貓和長紅在瘋狂打價格戰,花朵集團短期冇有資本再耗到品牌的培育上,遠冇有困難期的直接入股,所獲利豐厚。

“李哥,收購不了!”

周於峰直截了當地拒絕了李興思,而後者,表情有了明顯的頓挫,微微張著嘴,即刻就呆愣在了那裡。

“首先服飾和電視機的行業,不能混為一談,人們的消費水平上來後,最先影響到的是服裝業,畢竟衣裳誰都買的起。

而且花朵服飾在大搞對麵貿易,供量本就很大,所以當時哪怕是資金緊張,難為自己,也是可以幫魯市長這個忙的,與魔都服裝廠進行合作,同工同酬地給魔都服裝廠的工人發放工資。

但現在不同,畢竟彩電造價成本昂貴,行業的需求增值緩慢,花朵彩電的現有產值,完完全全可以匹配當前市場的需求。

再者說這低端品牌,現在長紅和熊貓把價格打這麼低,生產出來的低端電視機,根本就掙不了錢,那李哥,我問你,比如合作之後,我還敢不敢生產?每賣一台彩電都要虧損,豈不是白白讓我養成千號人?

花朵集團冇有這個實力,隻不過是一傢俬企而已,這一點,我有自知之明,魯市長多次跟我強調過。”

話到這裡,周於峰的語氣已然嚴肅下來,帶著情緒,但是針對魯良吉那裡的,與李興思無關。

而李興思的表情也變得極為難看,現在心裡基本有譜,找花朵集團合作的這條路,幾乎冇有可能了。

“所以,李哥,你提的這個合作,花朵集團搞不了,這跟魯市長個人冇有關係,上次吃飯的事,是我自己愚笨,不會說話,還請各位海涵。”

最後說了這一句,周於峰從沙發上站了起來,背對著李興思,開始整理檔案。

李興思沉默了好片刻,思謀著周於峰的話,意思已經表達的足夠透徹,站在企業的角度,這個忙,幫不了,花朵集團冇有達到那樣的體量。

站在個人的立場,更管不了,不然為什麼要提起飯局上的事?就是在強調。

好一會之後,李興思纔是緩緩地站了起來,準備是要離開了,也罷,實在是無能為力了,不管最後,是不是自己的工作失職,都冇有辦法去改變了。

“李哥。”

突然,周於峰叫住了默默走到門口的李興思,等他緩緩轉身看過來時,周於峰麵容上掛上一抹柔和的笑容。

“欠你的人情我還冇有還,如果不是談彩電的事,隨時找我來坐坐,李哥,其他事有用得找我的地方,儘管開口,咱哥倆以後事上見。”

“哥倆”這兩個字,落在李興思心裡,讓他感受到了幾分暖意,這一刻,讓他感到,跟周於峰打交道,處的是情誼,而與鐘吉召,王喜中那些人,永遠也念不了情。

“成,以後少不了麻煩你,這話我可記在心裡了,到時候彆來。”

李興思言語輕鬆地開了句玩笑後,便大步離開,在樓道裡,突然颳起的涼風,緩解了他身上的燥熱,有了幾分舒暢的感覺

“滋啦”一聲,魯良吉的茶杯掉在了地上,這個白瓷杯子,自己用了好些年了,突然就這麼碎了,不免讓其心裡惋惜。

這時,門口響起了敲門聲,魯良吉應了一聲後,是李興思走了進來,不等他開口,李興思就表情凝重地搖了搖頭,隨之說道:

“談不了,無論站在企業還是個人的角度,都是談不了的,現在低端市場的局勢,每賣出一台彩電,都是要虧損的,花朵集團不想接這攤子,也冇有能力搞合作。”

可接下來,李興思冇有等到魯良吉的回答。

魯良吉望著李興思,也不說話,就這樣靜靜地看著,好一會之後,纔是緩緩地坐在沙發上,擺擺手,示意李興思出去。

這時,魯良吉已經預測到了自己調崗的那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