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國東京。

十二月八號,上午十點。

“周桑,所有的房地產商,都已經來過電說明瞭,表示願意簽署共同開發江戶區的項目。”

麻生夫笑著推開了周於峰辦公室的門,坐在了沙發上,喝了口可樂後,喜笑顏開地繼續說道:

“等到我大哥拿回江戶區相關的批文後,我們就可以與其他開發商簽署正式的協議了,川村那邊的放款,也會提早幫我們上會落實,以承諾最快的時間,打在我們日照的賬戶上。”

“好,江戶區的開發對我們來說極為重要!”

周於峰雙手用力地鼓了幾下掌,在荒地以極低廉的價格購置地皮,且占地麵積很大,再以東京快速增長的房價賣出後,其獲利是無法想象的。

而且還能噁心下島國不顧環境影響的填海計劃,造成投資者們不滿情緒後,或許可以抑製島國的自私發展!

現在日照開發荒地的模式,就如20年的某些開發商,在城市極為偏遠的地塊買地建樓,以未來地鐵規劃等油頭,吸引客戶來買,從而賺取最為豐厚的利潤。

現在島國目前房價的升值速度,除了江戶區,已經冇有一點機會,還能以廣場協議簽訂之前的廉價,買下東京的地皮!

“周桑,我想我們中午應該慶祝一下的,剛剛財務部告訴我,我們日照基金公司的資金盤,已經突破了那個點!”

麻生夫又站起來,興奮地說道。

現在的日照,隻要等到江戶區參議的批文後,就可以扶搖直上了!

“好!好!好!”

周於峰連說三個好字,心裡亦是極為激動,改變島國經濟的機會越來越大!

腳下的泥潭,似乎已經深不見底!

而現在,大廳裡已經是一片嘈雜,投資分析師們在富有激情地工作著,隻要擠進排名前三十,就能獲得天大的財富,這是他們源源不斷的動力!

而日照的資金盤,在快速增加著...

“是該好好慶祝了,不過,還是等晚上吧,這會太影響工作了,晚上帶著排名前三十的投資分析師,一起去慶祝,要把這部分人的特殊性突顯出來!”

周於峰語氣歡快地說道。

“好,那我一會去出通知,另外,還有一件好事...”

“滋啦!”

辦公室的房門突然被推開,打斷了麻生夫的話,兩人同時看過去時,是麻生野神情緊張地站在門口。

“不好了,出事了!”

麻生野重重說道,走進辦公室裡,緊閉房門,其慌亂的樣子,一下讓氛圍變得緊張!

“出什麼事了?”

周於峰立即問道,說著島國話,這樣簡單的話語,已經可以熟練地交流了。

“是江戶區的參議,剛剛給我來電,明確地告知我,那塊荒地買賣的批文暫時下不來!”

麻生野一臉陰沉地回答道。

“什麼!”

周於峰驚呼一聲,麵色凝重地看向了麻生夫,後者在這一瞬間,竟然是滿頭大汗了。

“什麼原因?”周於峰趕忙又問道。

“參議隻是很簡單地說了下,是填海計劃條款的不對等,然後拒絕下批文。”

麻生野回答道,突然的變故,讓他一時慌了神,這纔是急著跑著來找周於峰。

“麻生夫,你現在趕緊去約江戶區參議的時間,我們兩人親自去找他談,恐怕那位參議,早就有變臉的準備了。

一開始的熱情,是試探我們,等到我們與其他開發商落實了合作,等他下批文時,那位就該提其他要求了。”

周於峰冷靜地分析道,麻生夫也冇有猶豫,當下在辦公室裡,就給參議打去了電話。

很快,參議接聽起電話後,麻生夫語速很快地說了起來,但對方應付了幾句後,便掛斷了電話。

“周桑,參議說...今天晚上可以見麵,地點在江戶區的清酒訪!”

麻生夫緩緩放下電話,看著周於峰說道。

“好,我們晚上去找他,你們現在去準備其他開發商的備案資料吧。”

周於峰淡淡說道,情緒恢複了以往,等到麻生兩兄弟退出房間後,起身坐在了辦公椅上,開始思考江戶區參議的問題。

管理者的突然變臉,周於峰在前一世中遇到過很多次,譬如投資方,明明談判好的協議,總會出各式各樣的難題,來刁難!

站在參議的角度,利益最大話,便是填海計劃了,根據江戶區特殊的地理位置,是屬於狹長型的,而隻有填海增地這一條路,增設港口,擴大港口貿易,才這能夠從根本上,讓這片區域發展起來。

所以,開發商的資金,以及低廉的地皮價格,就成為彼此拘束的要點!

相互利用著!

周於峰根據這一點,開始擬定新的合作方案,要趕在晚上,去見參議的時候完成!

......

夜裡。

江戶區的一處酒館。

“你們房地產方修建房屋工程的時候,填海計劃要同步進行實施,不能夠有延後!

且要根據參議會的規劃,來參與建設,有這樣的合同約束,我才能把地皮以低廉的價格賣給你們,同時增大售賣地皮的麵積。”

說話的是江戶區的參議,北原修一。

在前幾日,麻生野提交了日照房地產的《江戶區開發方案》後,參議本是極為熱情地接受,等到最後下批文的這一步,開始刁難!

而其他房地產商,在這幾日都給了日照公司答覆,表示同意合作的同時,已經在籌備資金,來共同開江戶區的項目,但在與各方房地產商落實最後的合同協議前,是一定要北原修一的批文!

從一開始,北原修一對麻生夫熱情的態度,在等日照與各開發商緊急會議之後,突然出現的一百八十度大轉變,是這位參議,早就計劃好的預謀!

他想讓日照這些開發商來投資開發江戶區,把荒地利用起來,但最主要的,還是用他們的資金,來加快解設填海計劃!

唯一的籌碼,就是低廉的地皮價!

現在投資的事情進展到這一步,已經讓日照進退兩難,北原修一在追求著江戶區的利益最大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