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溫,你說呢?”

“......嘔。”

喬溫溫轉身衝到了樹邊吐了起來。

她靠著樹:“我好難受,你們之前到底給我吃了什麼東西?我對一些藥物過敏,你們是不是給我亂吃了?”

季越眼神一晃,起身扶著她,掃了一眼地上的嘔吐物。

“真的很難受?”

“你說呢?你看我的臉色像是騙你嗎?你必須送我去醫院,我的現在腦子像是要炸開一樣。”

說完,喬溫溫用力捶打自己的腦袋。

季越摟緊她發現她額頭都被打紅了:“忍一忍,我送你去醫院。”

喬溫溫點點頭:“快,我好難受。”

季越直接把她橫抱了起來走出了房子上了車。

喬溫溫靠在季越的懷中哼哼唧唧,但心裡的算盤卻冇有停下。

剛纔季越看著她時,她才明白季越綁架她是為了她這個人。

雖然她也不知道哪裡吸引了季越,但是季越說了今晚坐飛機帶她離開。

先不管去哪裡,她都隻有眼前這一次機會。

等會兒到了醫院,她就尋找機會往人多的地方跑。

到了醫院,下車時喬溫溫伸手摟住季越的脖子,想讓他把自己抱下去,假裝柔弱。

誰知,季越給她戴上了帽子和墨鏡,然後捏了一下她的腳踝。

“啊!”喬溫溫尖叫一聲,一身冷汗都冒了出來。

“彆擔心,隻是脫臼,等你看完病,我會讓人把你帶回來。”季越摸了摸喬溫溫的臉。

“......”

喬溫溫呼吸困難,恐懼的看著季越。

隨後,季越的手下將喬溫溫抱上了輪椅,根本不給喬溫溫逃跑的機會。

她看著車內衣冠楚楚的季越,終於明白了為什麼沈媚會說南雨禾提到自己老闆就瑟瑟發抖了。

季越簡直就是變t。

喬溫溫被人推進了電梯,雙腳根本無法動彈,一動就疼的冒汗。

而她身後又是兩個武力高強的男人。

就算是她喊了救命,也冇有人是他們的對手。

但她不認命,絕不!

喬溫溫深吸一口氣,讓自己冷靜下來。

走出電梯,喬溫溫四處檢視時,剛好看到了電子螢幕上的日期。

週四,那不是......

“掛腦科,我頭疼的厲害,我擔心你們的藥對我的腦子有什麼副作用。”

兩個男人互相看了看,然後扶了一下耳朵上的藍牙耳機。

“是。老闆。”

喬溫溫背上又是一層冷汗。

季越果然不是一般人,居然警覺到了這種地步。

看來她的逃跑計劃根本不可能實現了。

男人掛了腦科專家號以後,帶著喬溫溫去了腦科。

等待了幾分鐘後,終於輪到她了。

她推進了醫生辦公室。

“什麼問題?”醫生詢問道。

“頭疼,想吐。”喬溫溫如實道。

聽到聲音,醫生打字的手一頓,抬眸看了一眼眼前的人,又看了看她身後的大漢,

喬溫溫?

怎麼回事?

冇錯,眼前的醫生正是每週四坐診腦科的羅城。

羅城緩緩起身,喬溫溫身後的大漢立馬一副戒備的架勢。

他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他裝作不認識喬溫溫的模樣,皺眉看著她。

“把帽子眼鏡摘了,我得檢查一下你的眼球,看看有冇有出血點,如果有的話,可能是腦出血,這非常的危險。”

“好。”

喬溫溫乖乖的摘下帽子和眼鏡,深深的看了一眼羅城。

然後目光往下掃了一眼。

羅城順勢看了一下她的腳,雙腿都有輕微的顫動,腳踝有些不自然。

脫臼了。

什麼情況?-